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分局来了个“笑面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都说江城是火炉,直到入夏姜怡才体会到什么叫酷热难耐。

    柏油路在太阳炙烤下变的软软的像踩在橡皮泥上,街边的梧桐树无精打采,整个城市如同一个巨大的蒸锅,站在林荫密布的公交站牌下,身上都哗啦啦的淌着汗,仿佛快要被蒸熟了。

    天气很热,姜怡的心更热。

    父亲是一位光荣的人民警察,母亲也是一名干警。耳熏目染下,她自然而然地把成为一名警察作为人生目标,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公大,毕业之后又顺利地通过了学校组织的内部职位考试,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江城这座南方省会城市西郊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一名刑警。

    美中不足的是,进了刑警队却未能成为《重案六组》中季洁那样在一线冲锋陷阵的侦查员,刚报道就被安排去做内勤。不是呆在办公室里与笔、纸、鼠标以及键盘打交道,便是去干那些没完没了的琐事。

    每当侦办大要案件加班加点时,她都要跑前跑后、全心全意的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大队里哪一位民警办案时什么情况下抽烟,爱抽什么牌子的烟,哪一位民警爱吃什么牌子的方便面、榨菜,是爱喝白开水,还是爱喝茉莉花茶她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谁家孩子放学没人接送,谁家家属生病没有人照顾,谁家有什么红白喜事……为了让一线战友腾出时间和精力早日破案,她都会把战友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去办,有时比自己的事还上心,渐渐地被战友们戏称为“姜大内”。

    鞍前马后,劳心劳力,忙得头晕脑胀,细想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尽管分局和大队领导总把“我们每破获一起案件,这军功章里有你小姜的一半”挂在嘴边,她依然不喜欢这个毫无挑战性可言,甚至连一个高中生都能胜任的工作。

    请调报告一份接一份的打,逮着机会就向领导汇报思想。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知道是领导被搞得不厌其烦,还是感觉让一个公大毕业生做内勤的确有些屈才,昨天终于批准了请调申请。

    一想到等会儿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刑警,姜怡便兴奋不已。以至于连怎么挤上公交车的,上车后有没有投币都忘了。

    “这不是姜大内吗,怎么坐公交车来了?”

    刚走出公交站牌没几步,一辆警车从身后缓缓停在路边,姜怡侧头一看,原来是花园街派出所的刘教导员。

    分局地方小,同时为了办案方便,重案中队和其它责任区中队一样设在外面,与花园街派出所在一个院子里办公。

    刘教导员人很和善,姜怡也不客气,拉开车门钻进警车,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笑道:“我一小民警,又不是领导,不坐公交车坐什么?对了刘教导员,我以后就是王队的兵了,在您对面混饭吃,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您多提醒着点。”

    “调重案队了?”

    “嗯,内勤那一摊儿刚交接完。”

    刘教导员微蹙起双眉,自言自语地说:“我还纳闷你为什么不搭丁局和钱政委他们的便车呢,搞来搞去原来是报到,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教导员,您是说丁局和政委他们也来了?”

    刘教导员踩下刹车,紧盯着她的双眼问:“姜大内,你天天坐在机关里面消息应该比我们灵通,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什么事,您真把我给说糊涂了!”姜怡想了想又问道:“教导员,是不是上个月那起命案上面盯得紧,重案队压力大?”

    “命案必破,上面当然盯得紧,不过现在麻烦更大。”

    “什么麻烦?”

    刘教导员扶着方向盘,心不在焉地说:“我也是去年刚调来的,对情况不了解不能乱说,总之你来得真不是时候。”

    重案中队是分局的拳头单位,过去三个多月,共破获案件100余起,抓获“两抢”犯罪嫌疑人33名,刚获得市局表彰。

    除了上个月发生的那起命案暂时没破,姜怡想不出会有什么麻烦,更没听到什么风声,禁不住央求道:“教导员,我都快到门口了,您就透露点呗,好让我有个思想准备,省得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

    “不用透露,等会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警车已缓缓拐进了派出所大院,只见不大的院子里整整齐齐停了一排车,边上那两辆警车一看便知道是市局古副局长和分局丁局长的,中间两辆黑色的帕萨特分别悬挂市委和区委的牌照。左边那辆崭新的奥迪q7从牌照上看不出来自哪个单位,但前挡风玻璃里却放着一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