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5.我心口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谁也没有想到,这日深夜,姬如彦竟然亲自来到了他们的小院。

    几人平日里都十分谨慎,独院突然来了外人,自然很容易被发现,苏衣秀和慕容默率先从房间里出来,苏衣秀一见是姬如彦,顿时大喜,嘴上却说道:“你还活着?可真是命大。”

    “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呢。”姬如彦瞥他一眼,又点头对慕容默相视一笑,慕容默那一剑不偏不倚,既能让慕容燕相信他不是故意为之,也不会伤了他的性命,他果真没有信错人。

    其实那一剑,他何尝不是在赌,当初与风子琴一见如故,即使他现在变成了慕容默,姬如彦依旧相信,他的内心,不会改变。

    姬如彦行动还不是特别敏捷,还没等踏进房门,一个荣白色的身影却突然冲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姬如彦,正撞在他的胸口处,姬如彦一吃痛,脸色越发苍白,只觉得胸口又渗出血来,眼前的人影依旧抱着他不撒手,姬如彦想讲话却因为太疼而说不出来。

    还是苏衣秀率先发现姬如彦不对劲,惊吓道:“你快放开他,他伤口才刚愈合呢!”

    沈淇猛地一惊,迅速放开姬如彦,却见姬如彦捂住胸口表情痛苦,衣袍上已经渗出了血迹,苏衣秀立马扶住,姬如彦已经虚弱的倒在了苏衣秀的身上。

    沈淇吓得手足无措,看着姬如彦衣袍上的血迹,仿佛又回到了他躺在血泊里的那一日,眼前一片血红,他的胸口上直直的插着一柄剑,脸色虚弱的可怕。

    姬如彦被苏衣秀搀扶的进房间,见沈淇红着眼眶一动不动,勉强扯动了下唇角说道:“淇儿,别怕。”

    沈淇才猛然惊醒,眼泪便落了下来,转过身子望着姬如彦,发现他竟然消瘦的厉害,好像行刑那日他就如此消瘦,只是当时她未在意,如今劫后余生,她再次见到他,心里却满满都是悔意。

    “别傻愣着了,他的伤口裂开,还要重新包扎才是,若是觉得过意不去,就快点去烧水!”苏衣秀见姬如彦实在是虚弱的很,脸色白的吓人,遂对沈淇没有好气的说道。

    沈淇瘪了瘪嘴,一声不吭的跑开了,姬如彦想叫住她,实在是没有力气,遂任由苏衣秀扶着进房间。

    “快点坐好!不是我说你,身子还这么虚,干嘛非要跑来,这下好了吧,真是自作虐,活该!刚才怎么不撞死你!”姬如彦那么重的伤,又伤在心脏位置,直到今日,苏衣秀再想起当日的情景还是心有余悸,偏偏沈淇还没个轻重,这心脏位置的伤口不同于别处,处理不好真的会危及性命。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巴不得我被撞死是吧。”姬如彦声音虚弱,胸口的痛楚一阵阵袭来,让他忍不住倒抽凉气。

    若是淇儿能原谅他,他就是被撞死也心甘情愿,只是淇儿突然冲过来抱住他,然后又一句话不说的跑开,他实在是猜不透她的心意。

    “想想还是算了吧,你死了我还要给你收尸。”苏衣秀掀开姬如彦伤口处的衣袍,衣袍被血黏住,稍动一下姬如彦便惨叫连连。

    苏衣秀皱了皱眉头,虽然是会痛,但不至于这样鬼哭狼嚎啊,刚想开口骂他,不经意瞥见走进来的沈淇,立马明白姬如彦的意图,遂配合的将衣袍用力一扯,姬如彦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面容扭曲,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狠狠的瞪着苏衣秀。

    苏衣秀还冲他笑了笑,仿佛是在说:不用谢,我配合的好吧?

    “你这是做什么!”沈淇一下子走上前,将木盆放到一旁,一把把苏衣秀推开,姬如彦都疼成那样了,他还下手那么重。

    “嘁~现在知道心疼了?早干嘛去了。”苏衣秀被沈淇一推,索性到一旁坐下,还说道:“把我推走是什么意思?不用我包扎是吧?也好,反正我也懒得动手。”

    沈淇一愣,峨眉微蹙,又把苏衣秀拽了回来,看到渗出这么多血,她吓都吓死了,哪里还会包扎。

    “条件有限,我只找到了这几小瓶药粉,你看看能不能用?”慕容默从外间进来,手里拿着几个小瓷瓶。

    苏衣秀拿过,倒了一点在手上,又闻了闻,只拿了其中一个,“只有这一个可以用,不过没关系,他死不了的。”

    沈淇又白了他一眼,不过虽然苏衣秀这样讲,但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对姬如彦的关心,一点也不亚于沈淇,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出生入死好几次。

    给姬如彦包扎完,慕容默和苏衣秀都识相的退了出去,慕容默走在后面,将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他分明听见了心碎的声音,但他和姬如彦一样,只要沈淇幸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