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8.2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臻曾经因为巫娴的离开怨恨过,但此时此刻听见巫娴去世的消息,他倒宁愿是自己听错了,“她不是开明六巫的后辈么?怎么可能会死?那个世界有不死树,开明六巫能炼制不死药,怎么会随随便便死了?!”

    “人有命数,不是外力能够阻止的。 ”睚眦乜斜了眼李臻,缓缓道:“巫娴她不仅预测到了自己的命数,还预测到了你和李聿二人的命数,才会去往我们的世界,用自己的一切为你们逆天改命!”

    睚眦这番话让李聿和李臻心头剧颤,从小相依为命的过往历历在目,他们以为是母亲抛弃了他们,现在却说,巫娴不仅没有不要他们,相反为他们付出一切?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觉得《山海经》放在你们手上,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睚眦轻嗤了一声,“巫家世代守护这本书,难免有人起了贪念。这书中珍宝无数,异兽繁多,拥有这本书,无疑是拥有了一座开采不尽的宝矿。为了让巫家人对《山海经》心存敬畏,保持本心,凡持书者,必将遭遇一难,而这一难,通常无人能够存活。”

    李聿想到了自己被青丘杀死的那一幕,难不成他重生前的经历就是那个磨难?他向李臻看了一眼,正好李臻也向他望了过来。他们两个现在还活着,是不是代表那一难过了?

    “巫娴她继承巫家血脉,才能比先辈要高上不少。当预测到自己大难将至时,她想到的是没有她你们该怎么办。”睚眦似有惋惜的说道:“即便她从未想过动这本书里的任何一件宝物,这一劫依旧躲不过去。何况身为她的孩子,在她死后,你们两个必定会成为《山海经》的掌管者,到时候也要继续经历磨难。”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止这一切?”李聿问,“不去碰书,不去掌管行不行?”

    睚眦摇摇头,“这是命,巫家后人注定要掌管这本书,除非这个世界再无巫家传人。你们不去碰,不代表这本书不会存在,更何况明白死总比糊涂死要好。通常这件事要由上一代巫家人传达给下一代巫家人,巫娴没说,有她的道理在。”

    “你说她为我们逆天改命?”李臻拧着眉,“既然是定下的命数,怎么改?”

    “有灵气的巫家人拿到《山海经》后,能与书中的‘某一人’产生联系,比如李聿,他和辟邪冥冥之中有了关联,因这种缘分十分难得,所以被联系上的人会给予巫家人某些帮助。”

    睚眦话音一落,李聿立刻看向了辟邪,眼中透着疑惑,“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辟邪连连摆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过现在想想,当初为什么只有我偏偏听到了你吵吵嚷嚷的声音?说不定真是命……”

    睚眦嫌弃的看了看辟邪,“你凡事只凭感觉,哪里有脑子思考?”

    “二哥,别以为我不会揍你!”要不是李聿拉住了他,辟邪还真想给睚眦来上一拳,这家伙太装x了!

    无视辟邪,睚眦继续道:“也许是巫娴的运气不错,书中和她产生联系的人,正是后土之子噎鸣。”

    “噎鸣?”李聿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但后土的身份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道教尊神,后土娘娘,是大地之神,这绝对是神话传说中的重量级人物。这样一位神明的儿子,自然也是神明无误。

    “噎鸣,是掌管时间的神明。”睚眦这么一说,李聿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李聿喃喃道,“怪不得我突然回到了前一天,明明已经死了,却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死?”辟邪一听到这个字,立刻瞪大了眼睛,“你说死是怎么回事?”

    李聿转开了头,望天,“没事,我现在还活着。”

    “噎鸣大神并不会随意篡改时间,毕竟时间的影响力太大了,哪怕是他,也无法承担胡乱篡改时间的后果。”睚眦话语变得沉重了不少,往日冷酷的面容都带上了挥之不去的愁绪,“巫娴知道想要改变你和李臻的命数,只有让天道知道你们死了一次才行,置之死地而后生,天道判定你们死亡,那以后自然不会有必死的劫难找上你们。”

    “巫娴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噎鸣,她让噎鸣帮她。噎鸣见她临死都在为孩子考虑,也有些动摇。”睚眦停顿了一会儿,“噎鸣之所以答应巫娴的请求,是巫娴愿意用形神俱毁的方式来逆天改命,你们两个今天会活生生的站在这里,是你们的母亲用血肉给你们换了一条生路!”

    正当李聿他们被睚眦这些话震慑心神,忍不住眼中噙泪时,辟邪突然冒了一句,“二哥,你怎么对巫娴的事情了解的这个透彻?连她怎么求噎鸣的事你都知道?”

    睚眦面色一红,狠狠瞪了一眼辟邪,“我自然知道这些事,你有什么意见?!”

    辟邪撇撇嘴,“看样子感觉是你偷偷跟在人家后面打探的吧。”

    “……”

    “二哥,我想知道妈妈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或者留下什么东西。”李聿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将眼眶的泪水憋了回去,“还有……形神俱毁,真的没有补救的方法了吗?”

    “留下什么话?大概就是让我不要把这些事说出来,怕你们承受不了,希望你们能快快乐乐过日子。”睚眦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只要知道她爱着你们就够了。至于补救?形神俱毁是没有来生的,她走的很安详,你们是她的血脉骨肉,好好活着比什么都要重要。”

    李臻默默背过身,向房内走去。李聿担心的看了一眼李臻的背影,相比他而言,他哥怕是更伤心,误会了母亲这么久,好不容易知道母亲爱着他们,却得到了永远不能相见的结果。

    “巫娴有没有留东西,这我不大清楚。”睚眦难得说了这么多话,眼神略带疲惫,“总之,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此时一直盘腿坐在地上的狻猊忽然开口说道:“巫娴在我们那个世界住了一段时间,即使什么都没留下,她走过的地方,待过的屋子,都很有纪念意义。”他抬头看了看李聿,“你不想去看看么?说不定还能见到噎鸣大神,让他说一些有关于你母亲的往事。”

    狻猊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李聿的软肋,他原先对那个世界顶多是有些好奇,现在听狻猊这么一说,竟有了前所未有的期待,很想去那里看看,“只是……”

    “你怕你哥那里不好交代?还是你暂时舍不得这里?”狻猊问。

    “两者都有。”李聿为难,“让我再想想。”

    “你可以劝你哥一起去。”狻猊露出微笑,“更何况你们去了又不代表不能回来,想待多久待多久,到时候我会让辟邪送你们。”

    辟邪刚要反对,要是李臻留在那里不走,那他要怎么和李聿发展感情?但话没说出口就被狻猊瞪了一眼,只能附和的点点头,“嗯,我会送你……们。”

    几人当即讨论了起来,墙角边上的几只凶兽被人忽略的彻底,混沌和狍鸮现在对穷奇是厌恶万分,并且很是后悔自己去找李聿他们的麻烦。

    “噎鸣大神都跟他们是一伙人,你这是要害死我们!”混沌要不是身上有伤,绝对要撕了穷奇,“我真傻,为什么要听你瞎说,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不知道还有没有命……”

    “不仅是噎鸣大神,还有开明六巫以及我们面前的这么多龙子,这是得罪了多少人!”狍鸮一脸绝望,趴在地上又发出了一声哀嚎,“吾命休矣。”

    “你们这两个没骨气的!”穷奇刚说这么一句,就被睚眦的宝剑砸了脑袋,他也瞬间蔫了下去,“不管是死是活,给个结果,总比吊在这里等死强。”

    三只凶兽两两对视,最后同时发出了一声长叹。

    自从几只凶兽学乖了之后,房内安静了许多。李聿和几个龙子商讨了半天,越发觉得去《山海经》里是个好想法。只待说服李臻,等囚牛他们回去时,他们可以一起走。

    李聿知道李臻这时候需要个人空间,晚上在李臻门口站了很久,最后还是没进去。第二天清晨起来,却见李臻衣着整齐的在门外等他,这让李聿不由偷偷观察了下李臻的神色,生怕他哥在硬撑。

    “怎么?我是有哪里不对,你要这么看着我?”李臻眉尖一挑,顺手揉了把李聿的脑袋,“还这么傻愣愣的。”

    “哥……你没事?”李聿小声道,“其实你要是觉得很难受,完全可以跟我说,我……”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