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0熊猫级国宝(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br>

    许皓辰明显也愣了,是的,任谁也想不到,我能拿得出这笔钱。 看小说到

    不一会,许皓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十分钟后,他的电话响起,他接起来,放在耳边一分钟后又挂断电话。

    此刻许皓辰坐在沙发上,深不可测的眸子猝然激涌,眼角眉梢的怒意渐漾,“妈,我的太太,在许家的尊严,是别人给的,你把你的儿子至于何地?”

    沉寂的客厅只有清浅的呼吸声丝丝入耳,母子俩的战争我无心参与,只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说清楚,“许皓辰,一开始我就说了,这笔钱我会还给你的。”

    许皓辰深壑的眸深深眯起,周身散发的冷意逼迫而来,我猛的噤声。

    他又看向老佛爷,“如果外人知道我妈向儿媳妇讨要我给岳母的手术费,我的脸面往哪里放,许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外人怎么会知道。”老佛爷不以为意道。

    “外人已经知道了,我带着沐瑶去三亚的当天就知道了,或许更早。”许皓辰顿了一下,低沉的嗓音是满满的无奈,“我带着沐瑶去三亚,就是为了要避开这件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妈,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为你的儿子想一想,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语落,许皓辰跃然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原来这才是他带我去三亚的原因。

    看着许皓辰的背影,我思绪繁芜,愣愣的出神。

    “你的钱到底哪里来的?”老佛爷冷声质问。

    看着老佛爷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心下懊恼,摆了个冷然的笑脸,“阿姨,你知道为什么许皓辰总是叫我小野猫吗?”

    老佛爷的眸光点缀了疑虑,我心内舒畅,语气也轻松了不少,仔细听的话还带着快意,“因为我总是在他面前亮爪子,尤其是与他有关的人和事惹我生气了,我总是会在他的身上讨回来。”

    老佛爷眼里阴鸷愈浓,“你凭什么……”

    “就凭他宠我,凭他爱我。”我嘴角噙着笑意,“阿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很礼貌的称呼您阿姨吗?”

    不顾满脸阴霾的老佛爷,我施施然上楼,心,却不似脚下的步子这般轻快。

    许皓辰半卧在贵妃榻上狠狠的吸着烟,看到我进来,他手指轻弹了一下烟灰,“你找过他,还是他找过你?”

    “谁?”我明知故问。

    许皓辰冷笑一声,“你会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吗?”

    “我没有找过他,他也没有找过我。”我如实说。

    “那他为什么会给你60万?”

    “我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突然转60万给我。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你说实话,人家也会当做假话来听。

    许皓辰探究的眸光紧紧盯着我,“你该换车了。”

    非常肯定的语气,并非在征求我的意见。

    这个家伙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思维的跳跃度赶上秒飞南北极了。

    “你喜欢什么车?”见我不语,许皓辰又问。

    “我明天开始坐公交车上班。”我摆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

    “你知道最近的公交站有多远吗,你知道这里距离你们公司有多远吗?”

    “我知道,我五点起床,还能第一个到公司呢。”我故作轻松的说。

    055

    我的想法是,我不要再开他的车了,免的再被人嘲笑“开着两百万的车,挣着一千块钱的工资。”免的再被人追着说这个是他们许家的,然后逼着我退还。

    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对一切都无所谓,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的。

    许皓辰没收了黄色保时捷的车钥匙,我拗不过他,第二天开了白色玛莎拉蒂上班。

    我这正常人的大脑很不明白这位不正常的公子哥又在抽什么风。

    当那串久违的数字在我的手机屏幕上跳动时,我几乎忘记了呼吸,只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组似真似幻的数字……

    手机铃声第二次响起,我才滑下了接听键。

    距离公司一站地的咖啡厅。

    我到的时候,看到何博铭坐在了一个非常显然的位置,我的心也放了下来,毕竟现在我和他的关系不适合再单独相处。

    四目相对,淡然一笑,没有问好,没有客套。

    何博铭拿着一张60万元的支票放在我的面前,我看到签名处龙飞凤舞的“许皓辰”三个大字。

    我盯着支票,何博铭在盯着我,几秒钟后,他起身离开。整个过程只有一分钟左后,我们没有说一个字,却仿若静默的空气交织了千言万语。

    就连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也只有一句话,“你公司旁边咖啡厅,有事情和你说。”语落,挂机,干脆利索。

    我用力眨着眼睛,把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逼回了眼眶。

    一整天,我的心情都有些闷闷的。

    下班之前,我电话赵雨薇,约了她家附近的凉皮店。

    当赵雨薇听到我和许皓辰领证三个月,也在一张床上睡了三个月却没有发生关系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朵奇葩,不,她的眼睛里分明写着“白沐瑶就是奇葩中的精品。”

    赵雨薇一语惊醒梦中人,“何博铭至今还爱着你,但是他已经不再属于你。”在说到许皓辰的时候,赵雨薇只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不是有句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我本来还想从赵雨薇这里寻求答案呢,看来有些事情不是一加一等于二,没有人可以精准的给出正确的解答。

    我和赵雨薇快吃完的时候,赵雨薇老公冯进思来接她。

    看到冯进思,我突然想起来赵雨薇曾经送我的“礼物”,我说:“你们婚礼的时候,我就不给你们包红包了,我送你们一份厚礼,大大的厚礼哦。”

    “是什么?”赵雨薇一脸惊喜。

    “嗯,先不告诉你。”我故意卖关子,当着冯进思的面,我怎么好意思说我准备送你们一箱避孕套呢。

    就买……呃,那个东西到目前为止,我只听说过,没有见到过,更没有买过,反正我就挑最便宜的买,买一大箱子。

    嗯哼,累死你们。

    想到这里,我很猥琐的笑了。

    闺蜜一起吃饭,闺蜜老公买单,人生最大快事之一,我又省了二十一块五。

    吃完饭这俩不要脸的就当我面勾肩搭背你侬我侬的走了,我看着他俩的背影,冯进思都恨不得把赵雨薇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羡慕!嫉妒!!恨!!!

    一个人孤零零的将车开回家,回到漆黑的卧室,或许看见别人的幸福,我受到了刺激。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拨通了许皓辰的电话,“你在哪里?”我直接问道。

    “你想我了?”许皓辰轻笑。

    真不要脸。我只是突然不习惯一个人的感觉而已。

    “我就是看看你是不是死了,我好继承你的遗产啊。”

    “我今晚不回去了,去……”许皓辰拉长音调,顿了一下说:“去我朋友家睡。”

    我啪的挂断了电话。去朋友家睡,是情人家吧,吴钰家吗?

    爱去谁家去谁家,关我什么事。

    洗澡后,我拿过手机玩天天酷跑,两分钟死了五次。又拿过遥控器看非诚勿扰,尼玛,某个女嘉宾都快站半年了,长得跟窝心菜似的,说话嗲的要命,你以为你是林志玲啊。

    我干脆把电视调到购物频道,咦,这个东西好,一套狗链子粗的金饰只要399块钱,这是要赔死谁,还是要坑死谁,反正我是没钱买。

    看了一眼时间,才十点,时间过的好慢啊。

    正闷闷不乐的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汽车的声响隐在电视机的声音里似有似无的滑过我的耳际,我走到阳台,躲在窗帘后面,偷偷探出头去,看到是许皓辰的车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司机将车开回来了,还是他也在车里。

    爱回来不回来。

    关掉电视机,躺好,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我安慰自己。

    许皓辰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数羊。

    “睡着了?”许皓辰一根手指放在我的鼻孔处。

    我一把挥开他的手,“我是睡着了,不是死了。”

    “看来某人是在梦游。”许皓辰轻笑一声离开。

    许皓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把何博铭今天给我的支票递给许皓辰。

    许皓辰方才还温润的眸子在看到支票的瞬间已阴霾冷冽,他嘴角噙笑,偏又隐含着一股子令人无地自容的轻蔑感向我逼来。

    我喉间轻滚,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毕竟是他的东西,高兴也罢,不高兴也罢,我总要还给他的。

    我继续躺回床上睡觉,不多时,身边陡然一沉,许皓辰拍着我的脸颊,“还说你没有找他吗?”

    我找不找他又怎么样,你妈逼着我还钱的时候,我的尊严就活该被人践踏在脚底吗?

    不管是何博铭给我账户的60万,还是如果退手链成功用那笔钱来还60万,关键时刻帮我捡回尊严的,都是何博铭。

    我浑身冒火,腾地坐起来,冷笑,“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自己没有60万,我还不起你妈60万,如果注定要欠一个人的,我宁愿是欠他的,至少他能护我周全。”

    许皓辰唇瓣划开一道冷戾的弧度,“他能护你周全……”

    “是。”我扬眉,斩钉截铁,“我不想欠你的,不想欠许家的,不想我的尊严被人无休止的践踏,关键时刻,我的尊严还是他给的。”

    “他现在是别人的丈夫。”许皓辰怒吼。

    因为他是别人的丈夫,在我隐约知道这笔钱是他转给我的时候,我没有打电话向他求证。正因为他是别人的丈夫,就算是我和他见面了,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是把支票放在我面前就走了。”我越说越激动,压抑在心底一年半之久的情感似洪水般倾泻,“如果不是你给他一张支票,他不会打电话给我,我不会和他见面。”

    “那还是我的错了?”许皓辰声音冷如铁,“我的太太拿着别的男人的钱给我妈,我就应该心安理得的接受,是吗?”

    我也不知道对错,如果不是许皓辰,妈妈不会得到这样好这样快的治疗,老佛爷的确咄咄逼人,也是他带着我去三亚试图避开那件事情的发生。

    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在妈妈生病,继父贪婪和老佛爷逼债这三件事情上,许皓辰都在尽力护我周全。

    早上九点,我还赖在床上不愿意起床,苏管家来敲门,说是小姐和夫人过来了。

    老佛爷和许若琳一大早的过来能有什么好事,我极不情愿的穿着睡衣下楼。

    “阿姨。”我淡淡的打招呼。

    “你还有脸住在这里。”老佛爷冷声,将一摞照片扔到我身上,“你自己看吧。”

    我捡起掉落到脚边的照片,看到的是我和何博铭在咖啡厅的照片,我心内暗叹,一点暧昧举动都没有,居然还拿出来唬人。

    一张张照片看去,我不由愣了,那是我盯着支票时的照片,何博铭深邃犀利的双眸正紧紧盯着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毫无保留的流溢着爱意和痛苦。

    我不由想起最后一夜,他在我耳边一遍遍呢喃:“我爱你,瑶瑶你记住,我永远爱你。”

    那时我不知道第二天一早便是我们的诀别,更加不知道他的话隐含着怎样的意义。

    “白沐瑶。”许若琳声音犀利,“我会让我哥哥休了你的。”

    许若琳的声音划碎我的思绪,我看向她们,嘴角噙起冷笑,“阿姨,我还给你的60万,是我和许皓辰去三亚的当天,何博铭转给我的,你知道这对你的儿子意味着什么吗?你践踏的不是我的尊严,是你儿子的尊严。”

    “白沐瑶。”老佛爷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我们许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许家的儿媳妇。”我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许皓辰从门外走了进来,满脸的无奈,“妈,你闹够了没有。”

    老佛爷捡起我身边的照片递给许皓辰,“儿子,你自己看,看看你处处维护的媳妇到底做了什么。”

    “哥,你马上跟她离婚。”许若琳愤怒的声音透着一抹急切。

    许皓辰随意翻看了两张照片扔到茶几上,朝我走来,“从结婚的那一刻,我就没想过离婚。”

    我不自觉抬头看向许皓辰,只见他深潭般的眸底浮着一抹我看不懂的光芒,直直的落在我的身上,我的心呼的一跳,赶紧低头。

    许皓辰顺势坐在我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