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42 出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传来,楚皇强忍剧痛抬头,就见到原本已经离开的萧太后被扔了进来。

    她发髻散乱,头饰跌落一地,身上的衣裳上裹上了灰尘,而原本精致描绘精致入鬓的剑眉处更是被擦破了皮,一抹红色顺着眼角淌下,让她整个人显得无比狼狈。

    见到楚皇的目光看过去,萧太后连忙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谁知道杵在地上的手臂却是突然一软,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再次跌倒在地上。

    “我的手……”

    一股刺痛传来,萧太后不敢置信的抬起手来,借着殿内昏暗的灯光,就见到她原本白皙的指尖上已经被褐色弥漫,那丝丝缕缕的颜色遍布了她小半个手掌,顺着手腕蔓延而上,而她整个手臂几乎已经没有了知觉。

    萧太后猛的抬头看向楚皇,声音嘶哑道:“容秉风,你居然给我下毒?”

    “你不也是给我下毒了吗,我的好母后。”楚皇痴痴笑道。

    萧太后瞳孔猛缩,厉声道:“你疯了,我是你母后!”

    楚皇听到萧太后的话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身子吃力的靠在椅子旁边朗声大笑了起来。他胸口不断起伏,每笑一下,嘴里就吐出口血来,明明疼得满头冷汗,连嘴唇都变成了紫色,可他却依旧还是笑着,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和煦。

    “对啊,你是我的母后,这世上除了母后你,还有谁会像你这样心狠手辣,为求脱身便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嫁祸给别人,用你亲儿子的死来成全你永不满足的野心?”

    萧太后死死瞪着楚皇,如果眼光能化作利刃的话,此时她恨不得将楚皇千刀万剐。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假装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喝那碗参汤?!”

    “因为我高兴啊。”

    容秉风嘴里咳着血,往日阴鸷的眼眸中没了浑浊,只是得意的弯着嘴角,笑的如同得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开心,嘴里带着几分得意道:“看着你牺牲了所有自以为成功后自得的嘴脸,来不及高兴就在以为万事尽在掌握的时候死去,当你满怀着生的希望以为解脱之时,却发现自己早已经坠入无间地狱,陪着我一起沉沦痛苦,陪着我一起永不超生,母后,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容秉风,你疯了,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萧太后狠狠捏着掌心破口大骂,她没想到容秉风居然用自己的命来拉着她一起去死,更没想到他早就算计好了一切,只等着她自己找上门来。她怒视着容秉风怨恨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明明是那个孽种夺了你的皇位,明明是他让你落到如今的境地,为什么你宁愿拉着我一起去死,也不让我除了他,为什么你要对我动手?!”

    “容秉风,你是我的儿子,是我生你养你,是我给了你今天的一切。你的命,你的所有都是我赋予的,你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凭什么?!”

    容秉风看着眼前疯狂的老妇人,眼底闪烁着癫狂的笑容:“对啊,我是你儿子,我们一样阴狠毒辣,一样无情无义,所以……一起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整个大殿里弥漫着容秉风疯狂的笑声,片刻后,容秉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上全是濒死的灰败,他抬头看着阴暗的殿门处,那里门扇大开着,身材颀长的容璟面无表情的站在廊下。

    夜风拂过,吹动了衣裳,摇曳了烛火,却也让门外容璟整张脸都陷入了阴暗之中。

    “璟儿,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父皇成全你,从此以后,这南楚……这天下……都是你的,再也无人敢拦你。我只求你……求你让我见她一面……”

    “求你……”

    “……求你……”

    容秉风嘴里不断冒着血,可他却只是瞪大了眼看着门外的阴影,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卑微和乞求。他面上的颜色逐渐衰败,双眼中的光芒也渐渐黯淡下来,却一直紧紧看着门外的人影一次次的重复着他的哀求,只可惜,直到他鲜血流尽,嘴里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门外的人影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作,到死……容秉风都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容秉风死不瞑目。

    萧太后感觉到近在咫尺的他气绝之后,感觉到自己离死不远,身体里传来的剧痛和突然流血的七窍让得她陡然疯狂起来,她拼命用身子在地上蠕动着,嘴里大声叫道:“我不要死,哀家不要死,哀家是南楚的太后,哀家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人,哀家不要死,我不要死……”

    容璟看着地上犹如蛆俎,披头散发的女人,沉默了片刻之后,转身就走。

    “容璟,你救我,救我!!我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你的身世!”

    离开的身影渐行渐远,不断没入了黑暗之中,萧如凤双眼突出尖叫道:“孽种,你是个孽种,容璟,你不配当皇帝,哀家要告诉全天下人,你是孽种……你是司马雯城和先帝****的孽种……”

    “啊——”

    一声尖叫声传来,御龙台中陡然安静了下来,容璟站在月色之下,对着身旁满脸苍白吓破了胆子的彭德淡淡道:“今天夜里的事情,朕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彭德双膝一软,“砰”的一声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奴才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容璟微眯着眼看着彭德,那一瞬间,彭德以为他死定了,整个人伏在地上簌簌发抖。谁知道下一瞬,容璟却是突然抬脚朝外走去,声音冷淡道:“真相信你的能力,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还有,一把火烧了澜阕宫,朕不想再看到任何和澜阕宫有关的东西!”

    彭德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后背上全是冷汗。眼见着容璟离开了,他连忙手脚发软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几步朝外走去,嘴里厉声道:“来人!”

    “彭公公。”

    “把今夜所有出现在御龙台的人全部关起来,一个都不准放过!”

    夜里,皇宫之中起了一场大火,火势连绵,一路从御龙台东边烧到到了澜阕宫,祸及了小半个皇宫,等到火势扑灭之时,澜阕宫连带旁边四殿内尽皆被毁,偌大的宫殿只剩下焦黑的宫墙和木头架子,能证明这里当初曾经有过的奢侈和繁华。

    大火刚灭,楚皇和萧太后在御龙台同归于尽的消息就传遍了朝野,而随之而来的一封楚皇亲笔所写的“告天下书”,则是让得所有人都惊呆了眼。

    那封自白书中,不仅详细说明了当年先帝还在位时,萧太后是如何利用手段陷害宫妃,暗杀皇子,更说明了当年姜岐国进宫楚国的真相,实乃是因为萧太后和楚皇为登皇位,以阴险手段骗取司马雯城信任,让其率兵勤皇,却在其攻城之后倒戈相向,陷害姜岐国攻楚,令姜岐国十数万人因冤丧命。

    后萧太后利用先帝信任,勾结萧家,笼络朝臣,趁京中乱局从先帝手中骗得传位诏书,后命人害死先帝,扶持楚皇登基,此间种种,不胜枚举,其行之恶毒,罄竹难书。如今楚皇悔悟,愿在御龙台斋戒终身,谁知萧太后不甘事败,屡次劝说其重掌朝政,甚至还鼓动他利用朝中旧臣,联络他国兵力,再出当年姜岐之祸。

    楚皇拒绝,唯恐萧太后暗施毒手,留下书信,若有一日,他身亡于御龙台,便将手书告知天下,警醒世人。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