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七章 怎么才能见到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君清离从没觉得世界一片黑暗,她甚至真心以为,自己能做得到,然而消息却将她所有的计划和幻想击得只剩下了粉末。 ``

    木屋旁的大树参天,当初是因为树干太粗锯不断才留在了这个地方。她一手抓进了树干里面,树渣子进到了指甲里面,一丝丝鲜血流了出来。她好疼,可不是手上在疼,是心。

    她曾以为只要重生了,就能够有办法扭转一切,却不想爱之谜局,她始终解不开。解不开理还乱,君清离欲哭无泪痛苦地蹲在树下。

    燕北莫从后面追了过来,他无法看着君清离这么痛苦。

    “为什么,你究竟想怎么样的?我以为你放下了才……”

    “才什么,他一定不是主动记不得我,所以我才这么努力,这么努力地想要去靠近他。他要来燕国做什么,挑选妃子么……”

    君清离依已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闭紧双眼,双手抱膝蹲在树下。燕北莫上前,想要安慰她,可手却停在了她的肩头。此时的君清离,从那个足智多谋,坚强能干的强悍女人,一下子变成了哭鼻子的小女孩儿。

    燕北莫就站在她的身边,此时一个拥抱才是男人应有之为吧?他不敢上前,望而怯步,就站在那里,定定地站着,看着她,听着她的哭声。

    痛,他也痛的说不出话来,他要拿她怎么办?

    夕阳西落,君清离终于止住了哭声。她沙哑着嗓子回身问燕北莫:“这是你回宫的好机会,当着冷沐风和冷景箫的面儿。你总能回去,绮国主是没有办法动你的。那于理不合。”

    燕北莫站在那里拼命摇头,如果回去,他就要做最好的,如果回去会失去很多东西,甚至是失去和君清离相处得机会,他不愿意。

    “不好了有人烧田了!”

    听着花阡陌叫唤着,二人都是惊讶地看着对方。赶忙跑了过去。

    一片汪洋火海,这一片菜地刚刚播上种子,就被人泼了油,甚至是旁边的几棵果蔬也被少了,还有外面的原野。

    尽量做成了天火的样子,波及的范围非常之大。

    漫天火海,烟熏雾绕。

    花阡陌指着田野道:“阿离,这可不是本公子干的,本公子是看见了烟雾以为你出事儿了,才跑过来的。”

    “水!”

    君清离也不顾那么多了,结手法印,凝神静气。原野里的火势,却没有渐小,花阡陌想上前询问,却发现燕北莫照着君清离得样子也结手法印,闭目凝神。

    他们的动作都是一样的,他再一回头,身后如波涛汹涌的水底,汇聚成团,花阡陌看见立刻蹲下来。那水团一下子扑到了地里面,地上的火油似乎被水的强大力量重开了,但是火仍旧不停止,那些火油浮在水上还在燃烧。

    “那就是只能用飞岩凝冰诀了!”

    她一跺脚,脚下的土地似乎就在听她的话,燕北莫也瞬间转成蓝色光束,跟在她的身后。

    他们一土一水配合得天衣无缝!

    土盖下去,终于止住了这一场火灾,可这块儿肥沃得土地,里面的种子都被烧焦了,应该是不能救了。

    “有人要陷害你们,让你们种不成地,你们兄妹二人是不是的罪过什么人呀?”

    花阡陌天真,燕北莫却知道,这一定不是国主的手笔,他还不知道他们,否则即将迎来的会是大批杀手,而不是烧了田地这么简单。

    他想起一个人,但他没有想到自己对这个人的信任竟然纵容了她。

    尘灵儿,一个唯一知道他们行踪计划的人。她现在还没出现,不过燕北莫已经攥紧了拳头,准备好要教训她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刚刚使用过阴阳术的君清离十分脆弱,她跪在地上,摸着那片曾经肥沃的土地。这场火,几乎泯灭了她的计划。

    田不能种,来年也没有果可以结了。

    “阿离你别着急,又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兴许这块地还能救。”

    燕北莫是不知道的,土地焚烧过后是可以用的,但是种子却难找,过了播种的时间,很少种子可以发展起来的……

    花阡陌上前想要扶住她,她却抬手:“对,或许是有人不想让我舒服好受,但我管她是谁?!我又有新办法了。”

    她掸了掸身上的土,理也没理燕北莫,就带着他往木屋里面走。兴许是愧疚了燕北莫没有追上去。

    “你要干嘛呀,什么办法,你走的这么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