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不可能的贝克街{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03年,罗马尼亚

    “我最甜蜜的甜心希希:

    我怀着我十分沉重的心情,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的父亲,我的弟弟,梵-路德维希先生在克里特岛追寻米诺陶时,因为太过兴奋,亲吻了考古队抓获的一只尖吻蝮,经抢救无效死亡。

    我对于没有办法阻止他这愚蠢的行为表示非常遗憾,今后你的监护权将由我承担,我希望你选择伦敦的大学,那里有我的初恋情人郝德森太太,她可以代替我给予你良好的生活照顾和人格上的教诲。

    你的父亲在埃及时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包括我的),购买了一块该死的法老印章,已经被证明是仿制品。

    这意味着,你必须忍受一段清苦的时光——你不用愤怒,在下葬还有前,我已经替你愤怒地鞭打了他的尸体。

    ps:郝德森太太住在伦敦西部的贝克街221号。

    爱你并永不改变的的米卡拉叔叔”

    拿着信纸的路德维希:“……”==b

    罗马尼亚洒满阳光的小旅店里,她靠在床头,穿着罗马尼亚街边买来的三月花睡衣,白色的花朵从裙摆一直蜿蜒到脖领。

    手里薄薄的一页信纸,在南欧温带的阳光下,泛着通透的光泽。

    “贝克街221?现实中的贝克街有221么?”

    她眨眨眼睛,窗外一只大白鸟突然俯冲下来,不客气地叼走了她放在桌子上的一块小圆面包,然后就这么停在了桌面上。

    路德维希看了它半晌,扶额:“baby,你和你的亲戚今天已经第三次抢我饭吃了,嗯?”

    大白鸟嗒嗒嗒地用喙子把面包啄碎,开始吃里面碎得比较彻底的一部分。

    罗马尼亚的鸟养的真是太嚣张了。

    不仅完全不害怕她,反而在她几次纵容之后,蹬鼻子上脸蹬得很是欢快。

    路德维希把大块的面包从鸟嘴下抢救出来,放进了自己嘴里。

    独身一人呆在异国他乡,无聊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也偶尔和飞进窗户的小鸟们说说话,也偶尔给它们投投食。

    久而久之,每天清晨和傍晚,她的窗口都会聚集大批有着褐色、白色、黑色羽毛的,会飞行的客人。

    “大白,作为交换,你告诉我,贝克街221号真的存在么?”

    大白:“嗒嗒嗒~”

    她很是苦恼地皱了皱眉。

    “就算存在,这么一个注定搞基的地方,英国女王都没有存在感了,要我去做什么?百合么?”

    大白:“嗒嗒嗒~”

    她“唰”地把大白鸟嘴里的面包扯下来,半真半假地抱怨道:“罗马尼亚的鸟的智商都吃没了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哎哟,你别啄我。”

    大白居高临下地抖了抖羽毛。

    路德维希朝它挥了挥手:“作为一个不仅从法国成功逃脱《卢浮魅影》剧情,并且因此流浪在广阔欧洲还历经艰险的伟大女人,我觉得,你已经不能和我做朋友了,债见。”

    大白估计是觉得吃不到东西了,呼啦啦地飞起来,然后扑棱棱地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baby,你太不可爱了,身为一只母鸟,你再彪悍也是做不了攻的!”

    窗外碧海蓝天,金色的沙子一直延伸到天际,而那个硕大白色身影正逆着光,遥遥地飞向大海的尽头。

    她捂着鸟窝头,朝那个不断远去的影子挥了挥手。

    “趁我口袋里还有钱买面包,下次再来啊。”

    也多亏了罗马尼亚的低消费,她才能在钱包掉了之后,还能这么滋润地活上三天。

    否则不要说给这些有这各式各样喙的娇客门喂食了,她自己都会饿死在人生的大马路上……

    “就算真实存在……”

    她坐回床上,有些头疼地想:“今年福尔摩斯先生也已经诞辰了116年了吧?难道剧情君是要我为他扫墓?”

    便宜父亲突然抽风去世,剧情一下从法国恐怖片跳台贝克街……剧情君,我们别闹了成吗?

    太糟心了。

    她面无表情地叹了一口气。

    “既然生活如此蹂.躏我,那我还是……继续睡吧。”

    2003年,罗马尼亚开往伦敦的航班

    路德维希拿起一份报纸,正准备打开看看新闻社会版头条。

    好歹关心下社会嘛,没有凶杀案啊无头案,看法国人和英国人互相扯皮也好嘛。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因为柯南-道尔爵士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路德维希对于伦敦的印象大致上是这样的——

    哇哦!他们犯罪都好高智商哦!

    不像大天.朝,凶杀案登顶就是拉拉脖子溺溺水,分分钟就搞定了,没看点好捉急。

    路德维希拿着一张报纸,半边脸沐浴在阳光下,半边脸掩在阴影里,略微苍白的脸色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楚楚的味道。

    于是,有人坐不住了。

    “小姐是要去伦敦吗?”

    路德维希懒懒地:“嗯。”

    “哎呀好巧,我也是去伦敦呢!”

    “……”

    “小姐是从罗马尼亚去伦敦吗?”

    “……”

    这个问题有点捉急,难道她不是坐在从罗马尼亚去伦敦的飞机上?难道她坐错飞机了么?

    看见路德维希沉默,对方开心地说:

    “哎呀好巧,我也是从罗马尼亚去伦敦呢!”

    “……”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