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种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眉长胜跟栾芮夕离婚了,从民政局出来,两个人就分道扬镳,没有像电视剧里还来段依依惜别的戏码。栾芮夕离开那姿态更像是解放了一样,眉长胜也是,真真是长叹一口气——解脱了!恨不得从此就不再相见。

    但是唯一无法解决的就是家里的孩子。

    眉江影那年八岁,刚上小学,小小的年纪就已经面露忧色了。少红军问她:“你怎么了?”

    眉江影低头慢步磨蹭,少红军从兜里掏出没吃完的大白兔奶糖给她,说:“喏,给你。”

    眉江影也没有接,少红军就擅自放在她的书包里了。

    眉江影之前半夜总是能听到父母的吵架声,还听到了什么“离婚”的,虽然她还不太明白离婚是什么意思,但是打心底就明白肯定不会是好事的。

    少红军被叫走了,一群男孩子在马路边踢球往家走。那个时候汽车还没有很多,小小的城镇上,最多的就是自行车。眉江影永远都忘不了那时充斥在耳边的叫骂声和孩子们的大笑声,似乎全世界都把她摒除在外。

    眉江影就算千万般不乐意,还是走到家里了。她身上有钥匙,但是栾芮夕会在家,她敲门,栾芮夕就开门了。

    眉江影敲了半个多小时的门,也没有人来开门。最后自己用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把门打开了。

    “妈妈,我回来了。”眉江影放下书包,看了一眼干净整齐的厨房,然后去卧室,“妈妈,我回来了。”

    没有人。

    “妈妈,我饿了。”自己的房间也没有人。

    眉江影站在寂静的房间里,心里害怕,哇的一声就哭了。

    隔壁邻居下班回来,看到眉家的门没有锁,还听到了眉江影的哭声,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就赶紧的进屋。然后看到眉江影站在卧室里哭。

    “小影不哭了,出了什么事了吗?快告诉阿姨。”

    眉江影哭的打嗝,说:“妈妈,找不到我妈妈了。”

    邻居一听,心里也是酸了,抱着眉江影说:“妈妈工作忙还没有回来呢,小影不哭。来阿姨家里,阿姨做好吃的好不好?”

    邻居把门锁好,在门上贴了张字条,把眉江影领到自己家。邻居进厨房的时候咕噜了一句:“怎么说还有孩子在,怎么就不为孩子多想想。”

    眉江影没听懂,阿姨帮她洗了脸,她自己擦擦脸,然后坐在桌子前,阿姨让她写作业。眉江影还在打嗝。

    眉长胜回来的时候,眉江影已经睡着了。

    邻居摇头叹气。

    后来眉江影问眉长胜说:“妈妈呢?”

    眉长胜说:“妈妈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了,以后小影要跟爸爸一起生活哦。”

    眉江影心里就知道,妈妈已经走了。可是她对这个“走”的概念不是很明确。眉长胜有一回出差,眉江影只能托给奶奶,眉江影忍不住问奶奶,奶奶很嫌恶的说:“你妈妈已经死了!”

    眉江影吓了一跳,愣在那里。奶奶说:“还不去写作业!”

    眉江影在憋着眼泪,边写作业边说:“妈妈才没有死呢。”

    眉长胜离婚的第三年,经人介绍与时夏节结婚了。

    时夏节的老公是车祸去世的,因为肇事者逃逸,她倾覆所有给丈夫治病,但最后还是没有救回来。所以君以轻从小就没有父亲,她不知道有父亲是什么滋味,看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来接,有爸爸宠着,她也只能羡慕。

    她没有问过有关父亲的事,她知道她妈妈很不容易了,有时候半夜会看到时夏节偷偷的哭,所以君以轻很懂事,很贴心,一切能揭开时夏节伤口的话都不说。

    关于时夏节的再婚,君以轻也给予支持。

    然后,君以轻就有了一个比她小三个月的妹妹。

    时夏节没有要婚礼,领证之后,她就住进了眉长胜的家里。

    眉江影第一次见到时夏节和君以轻是在门后,她在自己的房间里,门只开了一个小缝隙。时夏节长的很漂亮,一种柔和的美,不像栾芮夕是张扬带点侵犯的美。

    眉江影也只扫了君以轻一眼,然后嘭得把门摔的很响。

    眉长胜想吼她两句,被时夏节拉住了,说:“算了,你也要理解她家里突然出现了两个陌生人的心情。”然后对着心里忐忑的君以轻说:“轻轻,以后她就是你的妹妹了,你要跟她好好相处哦。”

    君以轻不安的看了看紧关的房门,然后点点头。

    眉长胜摸了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