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滴——您有新的系统通知,请注意查收!】

    漆黑的夜里,系统忽然传来熟悉的机械提示音,柏子仁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在脑海中打开

    通知推送面板,便看到上面有一条未读消息正在显示。

    见状皱了皱眉,柏子仁之前除了系统升级的时候从来没有接受到过这个系统自带的通知,可是现在他离下一个阶段还差很多,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忽然升级,而当他点开面板,仔细一看时却发现,这一次的这条消息和以往的有些不一样。

    【尊敬的阎王系统用户你好,农历七月七日即明日为本系统固定维护时间,以三百年为一个循环,恰逢明日就是一个新的循环,因此系统将会暂停一切使用功能,进入维护阶段。鉴于系统已深入您的生活,贸贸然的检修和维护势必给您的起居带来不便,因此系统特提前做出如下通知:1系统维护阶段您将暂时失去一切系统自带攻击能力和基础功能2系统维护阶段请务必注意人身安全,肉身受损很可能会影响系统维护进度3维护阶段通常维持一周,此期间引起的不便,请您原谅,维护结束后我们将会赠送您丰厚的升级用户大礼包,也感谢您的配合理解!】

    这么默默地看完了,柏子仁躺在床上眨了眨眼睛,对于系统所说的这些倒是有些无可奈何。

    真要是如系统所说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倒是需要给自己的几个员工先提前放好假了,之前一切工作的站来都依靠系统,现在暂时性地失去这种能力,总让人有些不适应。接下来的几天,他或许不用再看到各种各样的死人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也不用再去管各种各样死人活人的闲事了,但是或许是这样的日子过得太久了,一旦不用去做这些事,能得到一个属于正常人的假期,柏子仁反而有点不适应了。

    【滴——您的鬼友圈有更新!请刷新!】

    【阎王】

    系统维护,休息一周,这段时间暂停一切业务,有事请预约留言,谢谢配合。

    ——本消息由阎王系统6.0发布

    躺在床上将通知消息发了出去,看了眼窗外还没亮的天色,柏子仁忽然有些睡不着了。

    傅凛的归期到底定在了三天后,他说他要和唐云夫妻再说清楚一些事,然后就会立刻回来。

    柏子仁知道他终究是受了别人的好,想要做点事回报,所以也就什么都没说,只难得啰嗦地嘱咐了许多诸如注意安全,别和奇奇怪怪的道士和尚搭话,封建迷信除了我都不可信之类的话就结束了交谈。

    那之后,他也看到了柏青在鬼友圈发了不少这次在u市拍的照片,从初步的灾后重建到一些孩子天真无辜的笑脸,蒋碧云似乎一路去了不少地方,而柏子仁看着自己母亲柔和的眉眼,也觉得心头柔软。

    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都在他的身边,他已经满足了。从此以后,他只希望自己能继续将自己的本职工作最好,和在乎的人好好相伴一生。

    少年时代的智力残疾,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或许一辈子就要这样子下去,就算是长大了,也只会变成家人和社会的负担,可是如今,他却用自己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虽然系统神奇的能力给予了很多从前他根本不敢想的财富和东西,但是他却明白,自私地将这些当做自己的所有物,那根本毫无意义。他所想要的,他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而有关于今后的每一步,他的心里其实都有着自己的打算。

    “毕业后,你打算留在我们医院吗?这段时间你做的不错,几个科室的大夫都提到你了啊,你也别觉得太早,现在好好考虑考虑,我们这儿还是不错的……”

    第二天的午休时间,柏子仁碰巧在走廊里遇到了任天翔。简单的寒暄之后,任天翔就忽然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在微微怔住之后,柏子仁有些迟疑地开了口,而他的回答也让任天翔彻底愣住了。

    “什么?你说你准备回去开诊所?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的?是,现在的确是允许在职医生开私人诊所了,但是你知道这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吗?你需要有专业的护士,有药剂师团队配合吧?经营管理这些哪个不要时间和精力?你才多大?你找到的专家坐诊吗?而且据我所知,你的家境也就一般吧……”

    任天翔的一连串的提问,柏子仁都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刚刚只是说了一句想以后回家开诊所,任天翔就表现出的如此难以置信,而事实上,他没有说完的是,他虽然想开诊所,但是并不是任天翔所指的在职医生开设的私人盈利性诊所,而是另一种倾向于公益性的诊所。

    “我想开的那种……主要是针对一些如今仍然没有办理医保,一旦重病根本没有任何医疗保障的病人。毕竟个人的经济条件也有出入,在我们这个国家,多的就是根本看不起病的人,在一些条件不好的地方,现在依然存在着有病不去医院看,小病活活拖成大病的现象,而因为身患恶疾,提供不上手术费,只能等死的人也大有人在……我当初选这个专业的初衷就是能够尽量帮助到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我很希望,能在我大学毕业之后,走遍全国将这种诊所开在需要他的地方……”

    “所以说,你是打算一分钱不收就白给人看病?柏子仁,你这是异想天开,你哪来的那个钱啊?”

    匪夷所思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被他的话已经弄得完全愣住了的任天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劝阻他。他说话一向直接,再加上知道和柏子仁这种人说话也不用避讳,所以便用了比较冲的语气。毕竟在他看来,柏子仁的这个想法实在太过理想化,虽然出发点很不错,但完全就不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想法,而听到他这话的柏子仁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也不予争辩,待任天翔说完才缓缓道,

    “钱的方面倒是不用担心,真要是筹备起来,应该也很快,我知道这个想法听上去不太现实,所以还是等我做成了再来告诉您吧……不过如果以后任医生您有空,能帮我去看看诊,那就最好了。”

    “唉,等你弄起来再说吧,这口气大的……真要是有什么困难,到时候可以找我,我认识不少退休的老前辈,你这个想法真要是做起来,也是不错……”

    始终还是不太相信柏子仁的话,任天翔这般说着,没好气地看了眼面前清俊瘦削的年轻人,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没忍住犯起了嘀咕。

    唉,看外貌看人品都是挺好的,除了时不时有些浮躁,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可惜啊,怎么就喜欢那个呢……

    这么想着,任天翔就觉得有些纠结了,不过这是人家的私生活,他也没兴趣过问,以后的路柏子仁既然自己已经想好了,那么他也无话可说,一个大夫如果真的能做到柏子仁所说的那样,那么他也是真心佩服。他私心里只希望这个优秀的年轻人未来能一路顺遂,就算是自己的女儿和他没什么缘分,但他到底是个人才,总要有自己的一片天空,才对得起这一身的才华。

    如此,任天翔又和柏子仁随便聊了几句,便径直朝急诊室那边走了,不过在走之前,他抽空和柏子仁说了一下关于楼上某个病人的事。

    “601的那个孩子,白血病。一家老小这两天都来做配型了,结果一个都没中。父母爷爷奶奶七八姑八大姨都天天在那儿吵呢,这几天听说还要把他们家送掉十几年的女儿找回来呢……唉,你过去看看的时候小心点,这家人不太好相处,情绪也不好,有事的话你就直接叫我过去吧,知道吗?”

    “恩,好。”

    这般交代完,任天翔就走了。柏子仁闻言略微思索了片刻,便想上楼看看情况,可是当走过走廊的时候,他既没有看到穿着病号服一脸血污的孩子,也没有看到没有头的女护士,整条走廊上到处走的只有面色正常的活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地异常,而这一切反而让柏子仁有些不自在起来。

    今天早上起来,他就发现自己耳边那种总是伴随着滴滴滴声音的系统提示音消失了。知道这是维护时间已经开始了,不过柏子仁还是不太习惯,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行走于生与死之间,当一下子被拉回到人间,接触不到那种带着诡异惊悚色彩的世界之后,柏子仁竟有着些许的失落感。这么多年了他或许已经习惯了时常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从最开始也会有的抵触和恐惧情绪,到如今能够尽可能去改变一些人的命运,柏子仁自己其实也在逐渐着热爱着这份有些特别的工作,而在未来,他也希望能尽可能地做好,即使如今的他依然不是一个十分合格的阎王,但是一路走来,他也在反省着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只希望有一天,他也能成为像前人那样真正担得起这阴司之王名字的人。

    这般想着,柏子仁就径直上楼了。一路上和几个熟悉的医生护士打过招呼后,他从楼梯上缓缓地走了上来。

    可是很巧的是,一上楼,他恰好就看见了任天翔口中那个据说得了白血病的孩子的家人,因为此时,整个走廊的人都被这家人可怕的嗓门吓得有点不敢靠近,而当柏子仁走近的时候,恰好就听见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的女人指着一个带着口罩的女孩破口大骂道,

    “你还有没有人性!!那是你的亲弟弟啊!他现在快死了!你居然不救他!你是他的姐姐啊!就算是我们对不起你!可是他一个孩子,有哪里对不住你吗!你这个豺狼心的丫头!!你简直不是人!!”

    “呜呜……秀珍你不要和她说这些了……现在就问问她,到底愿不愿意去做个配型!!峰峰的病真的是等不起啊……”

    “良心被狗吃了的丫头!!她要是会吭声天都要塌了!!和她说了那么多,你看看她有理过我们吗!呸!也不怕被天打雷劈!”

    刺耳的叫骂声引得所有人都往那边看去,柏子仁站在不远处看着,视线却落在那个被骂的一声不吭,只是带着口罩低着头的女孩身上。

    视线所及,那个女孩正背靠着墙站着,她的头发有点长,碍事地遮住了侧脸,在她的脸上盖着一个大大的口罩,这种抗拒交流的姿态让所有人都看不清她的表情,而从柏子仁的角度看,刚巧能看见她眼眶里喊着的泪水。

    “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姐你也好好说,自己的闺女怎么能这么骂呢……什么情况啊这是……”

    周围的旁观者其实也不了解情况,只听到那个自称是女孩妈妈的女人在那儿和受了什么天大的冤屈似的,一边哭和一边和周围的人说着事情的原委,而在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这些人无一例外都用仇恨而厌恶的眼神瞪着面前这个女孩,在听到周围人的询问时,更是争先恐后地开了口。

    “对,我是她妈妈,里面的是她弟弟……呜呜是啊,可怜啊,这么小就得了这么重的病,我们一家这是没办法了才去找她的啊……对,我和我丈夫四五十岁了,我婆婆七十几岁了,给这丫头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她都不理我们啊……还是今天我们三个找了人把她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