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78) 年度总结暨表彰大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以势压人,以暴制暴。如果华夏厂不是备受领导关注的明星企业,如果货车后边没有跟着十个民兵,可能今天的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

    猪头小队长带着他的几个小跟班站在路边,齐齐的站在那里,目送陈宝山开着货车远去。

    等货车走远了,猪头小队长臭骂道,“今天真特么倒霉,没开张就碰到硬茬子了。”

    小喽啰弓着腰说道,“队长您别急,你看这不又来个车,看它轮胎,估计这车油水多。”

    略微有些近视的猪头小队长,眯着眼睛望着公路的尽头,看到确实又有一辆大货车朝这里驶来,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他转身要回小屋的时候吩咐道,“你们先准备着,都长点心,别每次都要我出面。”

    “是,是,小的知道了。”小喽啰应道。

    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即将拦截的这辆车,里头装的不是芒果,而是一车铁芒果。

    当他们看到车厢里分量十足的炮弹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是崩溃的,有的人觉得天旋地转,而有的人则是感叹今天实在是太倒霉了。

    因为他们拦着了这辆车,还引发了一场全国范围内清理车匪路霸的大运动。

    虽然车匪路霸全部消失没几天,就又死灰复燃了,但是重新燃着的火焰,却没有原先那么放肆了。

    “叔,你说的真准。出省城还没到三十分钟,就遇到了。”余生说道。

    “没什么,碰的多了,就有经验了。如果不是咱们华夏厂还有点名气,今天可就没那么容易脱身咯。不过,前面的路还得小心,不知道还会碰到什么麻烦。”陈宝山边开车便说道。

    “应该没事吧,有那么多人保护着咱们。”余生说道。

    “不一定,这些人的玩法多了。像他们这些直接拦路收费的不多。像什么在路上撒钉子,你的胎扎漏了,或者把你拦下来,不吃一顿不让走的才是主流。”

    “如果有放钉子的,这路上都是雪,看不着吧?”余声问道。

    “下雪确实看不着,但是不下雪的时候,其实也看不清。他们用的都是那种和路面颜色接近的三角钉。也不是所有的路都撒,每次都撒在固定位置,总跑那段路的司机,基本上都能记住撒在哪,躲开就行。坑的那种没太来过的外地车和长途车。有一次我从浙-江嘉-兴开车去黑龙-江鸡-西,一路上胎一共被扎了五十多回,到最后车胎都补不了了,只能换新的。”陈宝山说道。

    “还……真是可怕。”余生说道。他虽然跟着父亲去过很多地方,但那都和拉货运输没关系。所以这些事情,他之前虽然略有听闻,但没想到达到了这样的一个程度。

    余生想了一会问道,“难怪运输费那么高,这种事情没人管么?这回影响应急发展吧。”

    “谁知道呢,费用高就费用高,提高点货价就行了。至于经济什么的,那和我又没有多少关系。”徐宝山说道。

    虽然徐宝山说的好像每条公路都危险至极,但是知道回到华夏厂,就再也没有遇到车匪路霸了。

    回到华夏厂,到工人宿舍找几个人,将所有水果搬网库房。

    余生自己来到财务室,张姨今天请假没在,财务室里只有两个人在值班。他将剩下的钱,还有果窖方面出示的收据,交给了对应负责的人。

    然后,他连家都没回,就跑到了研发部,去看最终版本的《青蛙过河》。

    余生提出添加彩色背景的要求,把这帮研发人员难住了。他们试了好几种办法,才最终找到了一个效果还不错,成本也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余生拿着新款的《青蛙过河》,看到处于关机状态的屏幕上,直接就有着大片大片绿色的荷叶。

    打开机器,液晶的青蛙和液晶的荷叶,全部悬浮在那些翠绿的荷叶之上。

    “余生来了啊,这是我们画了五十多次图,才最终敲定的版本。你看屏幕四周几乎没有液晶的地方,都是用的大片的荷叶。而那些有液晶荷叶的地方,荷叶大小都和液晶荷叶差不多。层层叠叠,既美观,又不会干扰到玩的时候的判断。

    与《接球》相比,《青蛙过河》的画面真的好了不少。技术含量没变,就靠这样一个小法子,就提升了画面表现,真实很了不起。”董老对余生说道。

    “董老,年前能做完量产测试,年后就能进行量产了吧?”余声问道。

    “嗯,基本上就是这么个进度,不会耽误卖的。”董老说道。

    一九八四年一月三十一日,农历癸亥年腊月二十九。

    哪怕明天就是除夕,距离春节还有一天,华夏厂却没有像大部分中国企业一样,沉浸在懒散热闹的年味中,变得慵懒和懈怠。

    最近的日子,反而比往常更加忙碌了,不要说相互见面打个招呼,就是连抬起头看一眼别人是谁的工夫都没有。

    不管是工人还是领导,工作上的那一摊子事,就已经满满地塞满了他们的脑袋,容不得他们想更多的事情。

    整个华夏厂就像是一台精密运转的机械,快速而高效,每一名工人都是一枚齿轮,联动着整台机器,源源不断的生产出一台又一台的游戏手表。

    得益于工人们熟练程度的进一步加深,以及技术部门的工艺改进和流程优化。原本每天生产八百多台都显得有些困难的华夏厂,现在日产能已经达到了一千二百多台,较原先提高了足足二分之一,百分之五十。

    华夏厂之所以这样赶工,是希望在春节前,生产足够多的游戏手表,避免因为春节假期,造成产品供应商的断档。

    下午四点四十,临近换班时间,三号车间主任刘长江举着大喇叭在车间里喊道,“各工段注意,今天不用换班,一分钟后结算产量,三分钟后关停设备,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刘长江说完也没站在那里干等着,而是四处巡视了起来。

    他今年四十二岁,几个月前他还是个工长。

    那段时间厂子效益不好,开不出工资,他被逼无奈只能接私活,补贴家用。

    那段日子是灰色的,是褪去了色彩的。很迷茫,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

    刘长江甚至以为自己接下来的下半辈子都要这样过下去。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像是一滩行尸走肉。

    然而,转机却意料之外的出现了。

    几个月之后,他还依旧能清晰的记起,在一个原本平淡无奇的夜晚,厂长的儿子闯进了他们正在干私活的车间,说要制作个什么游戏机。

    因为厂里生产的农机也是机,所以刘长江没有把游戏机理解成一只叫做游戏的“鸡”,但是他也没有对于游戏机形成一个具体的概念。游戏机具体是啥,过了很时间他才知道,原来游戏机就是厂长家孩子在车间里弄出来的那个小玩具。

    最初看到游戏机的时候,他有点不以为然,甚至还在内心里嘲笑着余生。心想弄这么一个玩意有啥用,不能提高工作效率,又不能节省人力。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厂长天天啥事不干,厂长的儿子也这样。

    他那几天还和身边的人,嘲弄厂长一家子和那个什么水力游戏机来着。但是,短短几天后,他却被狠狠地打了脸。

    水力游戏机在齐交会上拿到了十万美元订单。

    美元?很值钱,应该是绿色的吧。

    那么一点小玩意的,就值十万美元?当时的刘长江,怀疑这是一个假新闻,怀疑厂长在搞鬼,想搞一个大新闻。

    却没想到,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没过几天,一名红头发白皮肤的年轻洋人,就到了厂子。

    再过几天,听说厂长的儿子余生又搞出了一个叫做“亦可赛艇”的玩具,又拿到了数万美元的订单。

    厂子渐渐忙碌了起来,原本场地里冒头的杂草,被来来去去的脚步踏平。

    又过了几天,青台机械三厂突然宣布改制,国-营转私营。改制后的厂子,也不再叫青台机械三厂这个叫了几十年的名字,它有了一个新名字,叫做“华夏厂”。

    改制紧接着人员变动,不光党-组织撤离,厂长余铁成还宣布所有人员可以任意决定去留,不加干涉,不加阻挠。

    于是,许多人趁着这个机会离开了华夏厂。毕竟,就算华夏厂的形势正在变好,但是它是一个私营企业,没有铁饭碗,没有保障。

    万一厂长跑路了吃什么?

    吃土?

    刘长江那时在犹豫,一方面他在犹豫华夏厂企业性质的改变,是否会变得没有保障,另一方面他打听到别的兄弟厂也没有什么活干,犹豫调过去,是不是生活就又回到了原先灰色的模样。

    他这么一犹豫,一摇摆不定,可以调离的空窗期就关闭了,他就留在了华夏厂。

    留在华夏厂的刘长江没有抱怨,随遇而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