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午后,下了一场大雨,雨点急骤,落了一地苍黄的梧桐叶。

    窗外一片暗灰色,水汽蔓延的到处都是,很潮湿,很阴冷。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坐在窗边,呆呆望着外面惨白的微光。

    ‘吱哟’一声,雕花木门开了,一个穿着碎花白衣的中年女人端着木托盘走进来。

    “我的小姐,下着大雨,怎么还开窗,这都秋后了,也不怕着凉!”王妈放下托盘,疾步走过来,拿掉了撑着窗子的木柱。

    “快,喝药吧。”王妈把热腾腾的药碗端过来。

    面前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布棉袄,因生了场大病的缘故,小脸干瘦发黄。她听话的接过药,仰头一饮而尽。

    王妈寻思,这五姐都病了半年多了,天天窝在屋里,房门都不出一步,活脱脱一个病秧子,看着也怪愁人。

    “五姐,咱们去外面堂厅里用晚饭吧,姨太太吩咐了……”

    “嬷嬷,我身上怪难受……”雪兰犹豫着说。

    “那等会儿我给你送饭。”王妈笑了笑,端着托盘走了,脚步轻的像猫一样。

    那人走后,雪兰叹了口气,又撑开了窗户,任凭雨水顺着斜风徐徐落在脸上、身上。

    窗外的花园里有个小池塘,几只残荷轻轻摇曳,秋雨连绵的时候,雨水落在那荷叶上,发出碎玉般闷墩的声响。

    这声音在平稳的雨中如此彻响,让雪兰愈发浑浑噩噩了。

    她始终觉得自己在做梦,所以每天晚上入睡前她都想,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已也许就醒了。

    可是一天天过去了,她始终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醒来,反而梦境越来越清晰。

    最初她病着,整日躺在床上,默默地听着那些女人的聊天声,她从不插话,是因为她震惊的说不话。

    后来,她可以下床了,但又不能随便说话了,因为这里并不是她生活的时代。

    她对着不太光亮的铜镜照过脸,镜子里是个完全陌生的面孔,一个小女孩,干瘦、畏缩、恐惧。

    这面容映衬着雪兰的内心,她惶恐极了,甚至觉得自己疯了。

    无数个夜晚,她在被窝里叫着妈妈,泪水打湿枕头。

    有一个念头横亘在心里,可她始终不愿意面对。

    雪兰有先天性心脏病,她的父亲也有,雪兰五岁的时候,父亲就走了,只有母亲和她相依为命。

    她不可以上学,不可以有激烈的活动和情绪,天天待在家里。即使这样,医生也说,如果不能更换心脏,她活不过二十五岁。

    每一个新的早晨都像捡来的,弥足珍贵。

    雪兰还记得那个夜晚。

    睡觉前,妈妈给她掖好被子,高兴的告诉她,已经有了移植心脏的希望。

    可第二天她醒来,却只模模糊糊看到老旧的帐子顶。

    两个陌生女人在她身边哭天抹泪,一声声喊她‘五姐’。

    雪兰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死了,这个认知在雪兰很幼小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人都有生老病死,就像一朵花,有的花足够幸运,可以经历花开花败,但也有的花正值绽放,就被命运一把掐下。

    雪兰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当这一刻到来的时候,还是痛苦的无以复加,就好像那颗心脏又回到了千疮百孔的时候,被用力攥着,酸楚极了。

    不是怜惜自己的短命,而是怜惜心爱的人。

    其实人们并不畏惧死亡,只是畏惧死亡带来的分离。

    雪兰的妈妈从不许雪兰自怨自艾,她总是鼓励她,要坚强乐观的活着,她说自己一定会让女儿活到白发苍苍,为此她会好好努力。

    妈妈为此工作的筋疲力尽,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