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0|139.138.13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谢玲玲微微一笑:“哪里有什么事呢。”

    谢纨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谢玲玲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似乎都显得格外的温柔婉转,有点儿不一样似的。

    就如谢纨纨对着叶少钧说话时就与别人不一样似的,谢纨纨觉得这也不奇怪。

    皇上没有问谢纨纨的话,她自然就不能说话,只站在一边恭敬的低着头,皇上听了谢玲玲这句,也没有追问,只是道:“没事就罢了,你随朕进去吧。”

    谢玲玲低了一下头,轻轻拉了一下皇上的袖子,抬头却笑道:“皇上先去,我先送姐姐出去,回头再来。”

    皇上这才又看了谢纨纨一眼,说:“好!”

    然后果然自己进了长春宫。

    谢纨纨站在一边看完整出,连眨了几下眼,她以前见过的,是作为兄长,作为皇子,作为太子的大哥哥,而这一回见的,跟哪一个都不一样。

    当晚,谢纨纨跟叶少钧说话的时候,不由的心血来潮,也低头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叶少钧莫名其妙的举起袖子看了看,说:“干嘛?”

    谢纨纨瘪瘪嘴:“没什么。”

    叶少钧还很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才跟她说:“小刀追查这件事很久了,也是最近才终于查出来,当年先太子殿下宫里那有孕的丫鬟,小产之后,众人都以为她死了,估计因她没有名分,且事情微妙,没人敢沾手,就按例直接送到义庄,且当时具体是怎么个情形,也没有人知道的。”

    先太子的去世,虽没有动摇朝廷根基,国本,可到底一国储君,震动还是极大的,父皇闭朝几日,不见众臣,皇后娘娘病倒,起不了身,谢纨纨一直记得那一年仿若乌云压顶,常觉得有些出不了气。

    而这个宫女的事,没收房,无名分,如今这位太后娘娘到底知道不知道,或是说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都还存疑呢。

    叶少钧又说:“小刀原是随着自己母亲去世的一些蛛丝马迹追过去的,没想到查到她竟然活着,只是到底怎么活过来的,谁送出来的,出来之后又是谁在照看,小刀刚接触到一点,她就消失了,却没料到……”

    没料到她会出现在太后跟前,更没料到这后面是皇上的推手。

    谢纨纨道:“难道当初是皇上……?”

    “要对太子的遗腹子下手,目的当然是储位。”叶少钧道:“所以范围很小。”

    当年有望储位的,只有三个年长皇子,不过谢纨纨说:“也或许有人想要搅浑一池水。”

    “这也难说,只是如今的形势看来,这个宫女或许就是皇上手里的一张牌,这个时候交给太后……”叶少钧顿了一顿:“皇上是想要拔掉谁了。”

    就像安平郡王曾经说过的那样,皇上登基一年多,正是根基不稳,疑心最重的时候。

    那自然就是最可能出手的时候。

    对皇室来说,太后当然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了,这些东西,不管是叶少钧还是谢纨纨都深知其中的厉害,话说到这里,就是夫妻之间关着门的密谈,竟也三缄其口,不敢再说下去了。

    两人对看一眼,默契的把话题转向了别的事情上,不过谢纨纨一直不由自主的若有所思。

    第二日一早,谢纨纨在小花厅理事,二门上有管事进来回道:“王妃娘家的李姨太太来了。”

    因如今是谢纨纨掌事,王府来客自然都是先来回谢纨纨,谢纨纨一听,这不是昨儿那个冤家路窄的李贵人的娘么?她心里腻味见她,便吩咐:“既是王妃娘家的亲戚,就送去上房就是,你与王妃说,我这儿听人回话呢,回头闲了就来。”

    那媳妇领命去了,谢纨纨这里刚听了一个人的回话,朱砂就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谢纨纨见她样子,就知道她有勾当。

    朱砂昨儿虽没跟着进宫,可世子妃在宫里不大不小的闹了一回事,回来自然就都知道了,这会儿她走进来,就对谢纨纨附耳道:“刚才我见李家姨太太见了王妃就哭起来,虽听不到哭的是什么,我也就跟着打听了一回,世子妃您猜怎么着。”

    谢纨纨心中一动,想起昨儿在长春宫门口那一幕,说:“怎么?娘娘虽没处置,后来皇上找补了?”

    “世子妃真是神机妙算!”朱砂笑道:“昨儿世子妃出宫后不久,皇上听说李贵人动了胎气,亲自去看了一回,也不知怎么的,说李贵人那姐姐,胡家的大少奶奶出言不逊,命慎刑司打了一顿嘴巴子送回胡家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