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137.136.13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真是刻进了骨头一般。

    谢纨纨一时动弹不得,有点儿茫然的站在原地,当年江阳公主所住之地华美依旧,可世间早已物是人非了。她一向乐天知命,也一向拿得起放得下,可是此时回到旧园,心中也难免升起惆怅,甚至还有一丝悲凉。

    当年已经回不去了。

    如今再好,她又如何能不怀念真正的自己呢。

    两个丫鬟秋月和夏花跟在后面,却不敢说话。也不知站了多久,谢纨纨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往另外一边绕过去,这里的路她当然熟悉,这边绕过去,也能到长春宫。

    穿过月洞门,是一带假山,小径蜿蜒,谢纨纨信步往前,却猛的一股力撞过来,她后退一步,差点儿摔倒在地,幸而有秋月在后头连忙扶住,谢纨纨还没来得及叫呢,却听到哎哟一声娇呼,有人已经大呼小叫起来:“娘娘,娘娘您可摔着了?您要紧不要紧?”

    谢纨纨还没站定,已经看清楚了,身怀六甲的李贵人,正用一种夸张的姿势,小心翼翼的慢慢的摔倒在地。

    栽赃的意图真是太明显了。

    谢纨纨心知不好,这里没有外人,两人一碰之下,怀着龙种的李贵人摔倒了,自己真是浑身有嘴只怕也说不清了。

    宫里的事,意图是非常重要的,自己完全是有动机的,谢玲玲如今是宫妃,自己为了妹妹,而有意致宫妃流产,那是说得通的。

    真是辩无可辩。

    旁边那妇人大呼小叫之后,李贵人就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姐姐,我肚子疼,啊,好疼!”

    那妇人顿时惊慌起来,连忙跑出去喊:“来人,快来人!李贵人摔了,快传太医!”

    谢纨纨当年所居之处在后宫中算是东南近中心的所在,如今前后都住着人,此时听那妇人叫起来,自然就过来了不少太监,宫女,一见这情形,一时间竟没人敢上前。

    谢纨纨也索性退后两步不上前去,见那妇人叫人了,又有李贵人跟前的丫鬟去禀皇后娘娘了,谢纨纨就给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夏花会意,借着假山和树木遮掩,往后退了几步,悄悄的溜了。

    这里离的最近的是温淑妃,她就算不愿意趟这浑水,可这会儿动静这样大,她也不能装不知道,不闻不问,只得领着自己宫里几个人过来,那妇人见了温淑妃,简直声泪俱下:“娘娘您可来了,李贵人叫那位夫人撞倒在地上,可了不得,这会儿直叫肚子疼,您快去看看吧。”

    这话真是不伦不类,出身温氏大族嫡女,没有皇子就封了妃位的温淑妃听到耳朵里不由的就有点鄙夷了,只是面上不好露出来,嘴里还是没忍住的说了一句:“我又不是太医,能看什么!”

    说着还是往前头去看李贵人,见李贵人还滚在地上,抱着肚子直哎哟,不由皱眉道:“还不把李贵人扶起来!地上那么凉,总在地上怎么好?”

    她说着话,看见了谢纨纨,温淑妃是认得谢纨纨的,几乎不用多想,看目前的形势,她也知道这事儿大约是怎么回事了。

    不管李贵人是怎么设计的,或者谢家姐妹是怎么设计的,温淑妃都不愿意陷入这桩事儿里面去,因为离的近,而不得不过来,这对她来说,已经算是无妄之灾了,这会儿她虽然看见了谢纨纨,却也没有问一句是不是谢纨纨撞上的。

    完全摆明了是不想沾手。

    谢纨纨却笑着说了一句:“大约李贵人觉得来人的时候须的还在地上,才能叫人知道她跌倒过。”

    温淑妃定力超强,依然当没听到,只打发丫鬟把李贵人扶起来,命人抬来轿子,把李贵人送回她住的地方去。

    李贵人坐在轿子上,只管哎哟哎哟的叫着,那妇人跟在一边,见谢纨纨没动,不由怒道:“你撞了人,倒是当没事人了,敢情你是没事儿?”

    “你既这样说,那我也请太医看看吧!”谢纨纨说。

    谢纨纨嘴头子硬,心里却直叫倒霉,李贵人肯定是没事的,看她倒下去这个动作就知道,终究还是龙种要紧,她是不会拿肚子开玩笑的,这一回不过是要给谢玲玲上眼药,在几位主子跟前,造出谢玲玲妒忌她有孕,设计谋害她的这种疑惑来。

    这种疑惑,或许一时没事,却难说今后的影响。

    正在这时候,皇后娘娘已经打发了人来宣谢纨纨去承福宫,想必就是李贵人所居之所,刚走到门口,谢玲玲已经赶过来了。

    “我连累了姐姐。”谢玲玲轻声说,这李贵人设计谢纨纨能有什么用,她的目的当然是谢玲玲。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