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136.135.13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约是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外头人进宫总不如平日里串门自在,谢纨纨每回若是无事去给庄太妃请安,她跟前一般是没人的,十分清净。

    如今出宫另过了,就比在宫里容易的多了,谢纨纨进了庄太妃院子就见着廊下七八个穿红着绿的丫鬟等着伺候,依稀能听到里头一点儿说笑声。

    谢纨纨进门去,见华阳长公主,安阳长公主,齐王妃几个都在屋里坐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见谢纨纨站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华阳长公主就笑道:“妹妹来给太妃娘娘请安来了。你如今可大好了?”

    当然如今是没有人不知道谢纨纨为了救十二殿下受了伤的。

    庄太妃跟前伺候的丫鬟紫绒早已走上前去扶着谢纨纨进来,她笑道:“好的差不多了,不然我也不出来走动了,多谢公主惦记。”

    一边又给太妃和公主、王妃请安,众人都忙拦住:“一家子这么多礼做什么,当心身子,你只管坐着。”

    庄太妃招手儿,叫她到自己身边坐了。

    齐王妃笑道:“世子妃这是刚从宫里出来不是?是不是有个新文儿?”

    “有什么新文儿能瞒得过您呢?”谢纨纨笑道:“我不过是碰了巧,听到这个喜讯儿罢了。”

    齐王妃笑道:“这确实是喜讯,太后娘娘那不用说,自是有天大的福气的人,只是在这上头却总是有些不如意,这事儿知道的不少,不过因长安日子还浅,大家伙都不说罢了,我算着今儿就该有了,世子妃也真是会挑日子。”

    “我可不知道!”谢纨纨笑道:“我在家闷了两个多月了,门都没出过,哪里知道这些事。”

    齐王妃又笑道:“不过还有一个新文儿,世子妃定然就更不知道了。”

    庄太妃笑道:“谁都跟你似的包打听么?”

    齐王妃这是出了名的,倒也不以为忤,笑道:“你们可知道,三爷如今居然有了个庶子了!”

    到底脱节了三四年了,谢纨纨还有点茫然,她知道齐王妃这是说的三殿下,可是三哥有个庶子也能算新文?

    她下意识的看看庄太妃,庄太妃使个眼色,意思是回头再说,她就没问,只管跟着她们笑,听齐王妃笑道:“听说这一位还是三爷养在外头的,生下来,周岁都做过了,才带回王府去的。”

    安阳长公主说话细声细气:“我总有点儿不明白,三哥终究是男人,怎么家里这样儿,他也不管呢?如今,宁愿把人养在外头。”

    平阳长公主笑道:“这也不奇怪,如今他跟以前是不一样了,只怕宁愿忍一忍,也不想有事闹出来,引人注目。再说了,你三嫂娘家得力,也是说得起话的。若是还有别的,我就不知道了,哈哈。”

    几人说说笑笑,谢纨纨没言声,她想起来三哥的王妃,这下反应过来,原是大长公主的孙女,是徐府钱夫人的亲侄女呢!

    当年,太后娘娘唯一的嫡子去世后,几位年长皇子夺嫡,三哥颇为引人注目,因为三哥的生母尚在,母族妻族都颇有权势,均有位居一品的高官,大哥哥除了长子优势,其他还真的略差一点儿。

    连生母都是早逝的。

    不过如今大哥哥即位,三哥似乎被遗忘了,连谢纨纨一时都没想到他们家跟那个讨厌的钱夫人还有这么近的姻亲关系。

    两位公主和齐王妃都在靖王府用的午饭,庄太妃谢纨纨相陪,待她们走了,母女俩才坐下来说自个儿的话。

    谢纨纨就把今儿看到的那个宫女的事说了,庄太妃的耳聪目明自然非谢纨纨可比,便笑道:“这人我知道,你看到她觉得古怪我也明白,可是你特地为她过来问我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谢纨纨道:“我就从见到她起一直觉得悬在心里头,总过不去,就好像心里有人总在提醒我似的,您知道,如今我还真有点疑神疑鬼的。”

    谢纨纨不知道那一回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她也不知道真正的谢纨纨是不是还在虚空注视着她,可是她有时候想,如果真是真正的谢纨纨选择了她,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必然有个契机替她报仇。

    所以她回应了自己内心的感觉。

    有女儿回来这个事实,庄太妃也不会当成虚无的事情,她说:“这个宫女进宫是五月春猎后的事,我不清楚太后娘娘自己知道不知道,我倒是隐约知道一点,这是皇上暗地里安排的。”

    谢纨纨目视庄太妃,庄太妃轻声道:“太后娘娘如今是越发没有人手和消息了。”

    那么母亲的意思,那太后多半是不知道的。

    庄太妃又说:“但不管怎么说,太后娘娘终究是太后娘娘,真是有什么事拗起来,皇上也要让步的。”

    “是。”谢纨纨明白:“谁也不能怠慢了她老人家。”

    皇上能做的,自然就是悄无声息的架空了太后,让她老人家耳不聪目不明,任事不管,只享尊荣。

    不过这两年谢纨纨瞧着,太后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