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 番外:闹闹早上好(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陆惜杰跟陈源在乡下的日子里还很是担心了一阵,怕小安会因为想他们而上火,因此回了b市之后他们第一个先去见的便是小安。凌琤直接派人去接他们的,当时是下午两点半,幼儿园都还没有下课。

    陈源还没接过孩子呢,虽然知道小安在哪家幼儿园,但是一直忙于工作,所以这还是第一次他亲自来接孩子。

    三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从豪车上下来时,整个幼儿园大门口都静默了一瞬。家长们纷纷猜测纠竟是哪个小朋友居然有这样的家长,简直是天人之姿啊!

    不过能上得起这里的幼儿园都是非富即贵,家长身份大都也比较特殊,所以即便好奇他们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是来人太养眼,有爱美之心的人难免会多瞅上两眼罢了。

    时间渐渐接近三点半,凌琤说:“我今天给他们穿了一样的衣服,很好认的。”

    陆惜杰脖子都快伸长了,一直在注意着幼儿园的院子。这里不让家长随意出入,所以他们都是在园外等的。

    门卫这时把大门打开了,园里的小朋友排了长队,跟老师一起出来。陆惜杰跟凌琤还有陈源一个个看过去,发现没有自家的孩子(?)

    凌琤首先皱了眉,正决定给闹闹的班主任打个电话问问,里头的园长便朝他们走了过来。

    园长是个胖胖的妇人,笑起来特别和蔼,她请凌琤跟陆惜杰他们进去坐,说是有事情跟也们谈。

    凌琤跟陆惜杰的第一反应是,小子不会惹祸了吧?!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故事讲得好,所以园里有意让他们参加一个比赛。这可把凌琤跟陆惜杰得意的,简直比赚了人生第一桶金还要欢喜。

    闹闹跟小安乖乖地坐在园长办公室里,园长说:“这个比赛是市里举办的,各大幼儿园都会去几个小朋友。我们园里每个班出一个,大班里选了贺毅杰,小班里则选了陆晨安。不过不是强制性的,所以与几位家长沟通一下,你们若不反对,那我们就这么安排。”

    陆惜杰跟凌琤都是先问了问孩子的想法,表示孩子们愿意,那就没问题。

    闹闹跟小安那从小就是听故事入睡的,特别是闹闹,凌琤几乎天天给他讲故事,而且凌琤感情丰富,他又会演戏,就把故事讲得绘声绘色的,闹闹受了影响,讲故事就讲得很好听,别看人不大,很能打动人心。用李灵师的话说,这孩子试合当神棍,以后一定忽悠人一忽悠一个准。

    至于小安,他就是卖萌系。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特别乖,所以他只要讲得很可爱就行。基本上这点他也做到了,不过园长是这么说的,“现在贺毅杰的故事已经讲得很好了,不论是从感情上还是从语言流畅度上。至于陆晨安,他讲故事缺些感情,我们会在园里尽量教他,也希望二位家长在家的时候给他讲故事可以做个良好的示范。”

    陆惜杰应下来,之后回去的路上看向陈源,表情相当微妙。

    其实陈源讲故事他也听过,但是可能情人眼里出西施?反正他觉得很好听,虽然没那么生动,但是陈源的声音特别低沉性感,听着听着就……

    陆惜杰面色诡异,他突然想起来,他经常听着听着就只注意到陈源这个人,而根本就记不清陈源讲的是什么了。这该叫什么?帅哥的魅力?

    陈源注意到陆惜杰表情怪怪的,问:“怎么了?”

    陆惜杰说:“没……什么。”

    他们要带孩子一起去凌琤家吃饭,吃完再回去。他决定还是等回家了之后再说。主要是他也想听陈源讲故事了。

    陆惜杰想得很好,在凌琤家吃完饭,然后他跟陈源带孩子回去一起研究一下怎么样才能把故事讲得更有感情。陈源也同意了,并且一直到吃饭的过程都没出什么问题。麻烦就麻烦在,吃了饭,闹闹不让小安回去。

    闹闹说:“小杰叔叔,我也可以教小安弟弟讲故事,能不能别把他带走?”

    陆惜杰看向凌琤,见凌琤耸肩,便问:“你很喜欢小安弟弟?”

    闹闹特别认真地说:“喜欢,我最喜欢小安弟弟了。”

    主要是小安特别懂事,也不抢东西还很乖,所以闹闹喜欢把自己的东西让给小安一起玩,也喜欢照顾他。他觉得他是大哥哥,大哥哥都是要保护弟弟的。

    陆惜杰一下了为了难,再去看小安,小安也是一副纠结的表情,似乎又想回去,可是又不想跟闹闹分开。陆惜杰见状说:“小安,我们过几天还可以再来啊,你不想哥哥吗?”

    小安可怜巴巴地看了闹闹一眼,“想,可是我想跟闹闹哥哥玩。”

    闹闹这一句就扛不住了,蹦起来抱住小安,一副死也不能把他们分开的样子,然后说:“那我也要去小杰叔叔家!”

    凌琤:“……”

    陆惜杰跟陈源坐在车上,一人抱着一个孩子。陆惜杰不无担忧地想,闹闹这小子万一夜里闹起来怎么办?!不过还好是在同一个城市,大不了到时候再给送回来吧。

    陈源给两个孩子洗澡的功夫,陆惜杰去给他们两个小的铺床。还好小安大了些之后婴儿床就小了,家里就给换了一张大床,两个孩子一起睡也足够。

    闹闹这还是第一次去别人家过夜,但是并没有多少拘束感,还很是高兴能跟小安在一个浴缸里洗澡,俩孩子对着喷水,把陈源都给殃及了。不过陈源觉着这样也挺好的,孩子么,就应该多一些玩伴才能有更多的想法,学到更多的东西。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打消了!

    起因是这样的,小安跟闹闹洗完澡刷完牙之后一起躺上床,按照惯例就到了听故事的时间。这个事一直是陈源在做的,所以这一晚也没例外。结果小安倒是还好,闹闹听到一半就皱起了小眉头,说故事不是这样讲的。他小大人似地坐起来,不用看书都能讲出好多好多的故事。他毫不客气地给陈源跟陆惜杰做了个示范。

    陈源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因为他发现跟闹闹相比,他讲故事就是机械化的,几乎没有多少情感起伏。不像闹闹,该夸张的时候夸张,该收敛的时候收敛,让人听着听着就入境,简直神了。再回头一瞅,小安已经睡着了。

    闹闹像模像样的给小安掖了掖被子,小声说:“陈源叔叔,小杰叔叔,你们回去吧,我陪着小安弟弟睡就行了。”

    陆惜杰跟陈源对视一眼:“……”

    两口子躺到床上,陆惜杰笑说:“你发现没?差辈份了。闹闹叫凌哥跟贺大哥为哥哥,但是叫我们却叫叔叔。小安也是一样,叫我们哥,但是到贺家就叫叔叔。”

    陈源一直是把小安当儿子看的,所以之前倒也没觉着奇怪,可陆惜杰这么一说,他也觉得挺搞笑的,不过反正孩子们大了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了,叫叔叔又能怎么样呢。

    第二天一早,陈源做早饭,陆惜杰就收拾屋子。本来是想陈源做早饭,他帮两个孩子准备好去幼儿园,结果闹闹已经很懂事地帮小安穿好衣服,还带小安去洗了脸刷完牙,此刻正坐在花房里,小安给闹闹讲解多肉品种呢。因为小安学说话的时候经常会问陆惜杰这个是什么啊,那个是什么啊,陆惜杰耐心地告诉他,所以小安基本都记下了。讲完之后两个孩子就在地上的娃娃毯上,闹闹教小安怎么讲故事。萝卜头似的两个小东西头挨着头投入得都没发现有人进来,陆惜杰一看,这也没他什么事啊,就干脆出去干家务去了。

    但是这时候陆惜杰并没有想到,这种模式一进行就是好几年。

    打从闹闹在小安的闺房(?)里睡了第一晚开始,这两个孩子就几乎没怎么分开过,不是闹闹睡小安的屋子,就是小安去贺家睡闹闹的屋子,两个孩子每天笑眯眯地一起学习一起玩,一起看着对方成长。

    这本来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打从小安上小学那年开始,陆惜杰不知怎么的就总有些担心。特别是孩子们越大,他心里就越是有层忧虑。这些年他跟陈源都发现,在一些事情发生之前他总是会有种预感,所以这不得不让他多心。

    陈源吻了吻陆惜杰的额角,出声时还带着男人餍足后特有的性感,他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人可以一帆风顺的,有些磨难并不全是坏事。不要总是忧心,这样对你身体不好。”

    陆惜杰趴着,将手搭在陈源腹间无意识地勾画着他的腹肌,半晌才说:“我身体还不好?真要是那样早死在你床上了好吧?!”

    陈源低低地笑。不过最近他是折腾得有些厉害了,他也说不好为什么,这一两年陆惜杰身上好像比以往又多了一丝独特的温柔,跟从前不太一样,弄得他越发撒不下手,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能看见对方。明明自从公司上市之后他出差的时候反倒比较少了,他跟陆惜杰几乎夜夜都能在一起。但就是看不够,跟中邪了似的。

    陆惜杰突然把与陈源十指交扣的手举起来说:“戒指还没到,真慢啊。”

    由于陆惜杰之前订制的那一对戒指他们都戴不了了,主要是随着年纪增长手指比以前粗了些,所以戒指就干脆收起来了。但是这把年纪不戴吧,总会时不时引人误会而惹来一些不必要的桃花,所以陆惜杰跟陈源一致决定,再重新订一对。之前那对就视作订婚戒了,这次订的当婚戒戴。

    这次是专门从国外很有名的一位珠宝设计大师那里订制的,所以时间上可能要久些,但是设计图他们看过,非常独特,这世上再不会找出第二对,现在已经进入制做期。

    不过时间是真的很久就是了。

    陈源突然说:“对了,明天忙完工作之后我陪你去趟医院,到日子存血了。”

    因为陆惜杰是熊猫血中的熊猫血,所以每半年他都会在爱凌医院存一些自己的血,以备不时之需。主要是万一哪天真出了事情,就算找到同样的血型也肯定没有自己的好,因此陈源在这件事情上很上心。

    陆惜杰想了想,决定这次稍稍多存一点。

    结果陈源听完马上说:“不行!就正常量,这些年已经攒了不少了,没必要这么做。”

    陆惜杰犹豫着说:“小安长大了么,他这一世没病没灾到今天一直都好好的。但我最近心里总是不安,就怕万一有什么事,所以多备着点。当然没事是最好的,可万一……”

    陈源还是不同意,最后陆惜杰就跟以往一样,只抽了,然后他还跟以往一样,被陈源强制卧床休息,还有吃血补血的营养餐。

    吃的是陈源专门给做的,早中晚不重样,还决对是陆惜杰爱吃的东西。陆惜杰甚至有种,每次存完血之后就会胖起来的错觉。

    晚上,陆惜杰被补得有点火气,半趴在陈源身上磨蹭。

    一般来说,存完血的一星期陈源是不碰他的,让他好好休息。一开始陆惜杰都是照做,现在么,他觉得有些事情不需要一成不变。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