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但是这种事,除了当事人谁也解释不清楚,慕禾惊讶之后便选择了沉默,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差。

    华云看着慕禾的脸,吸了一口气,慢慢道,“我的立场本就不算公正,无论是不是你的过错,我都会维护你。所以这三年,将温珩的种种看在眼中,却始终粉饰太平。小白健康长大,你能好好的便是我所有的念想。”

    慕禾脑中一时混乱,断续回忆起过往,也断续的听着华云现在说的话。

    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曾做过对不起温珩的事,又哪里需要人宽容维护?

    “小白是温珩的。”慕禾再重复了一遍,因为他是她重视的长辈,所以才会解释,“除了他,我没有被任何人碰过,所以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质疑。”语及此,微微一顿,有点恍惚的低声道,“可能是您误会了,依温珩那样的性子,若他以为小白不是他的,是不可能会接受的,更不会就那样和我奉子成婚。”

    ”我可能误会了你……“华云眸光静静,有那么点怜悯和挣扎,”却绝没有误会温珩。“

    ”……“

    “他将小白带走……你知道缘由么?“

    慕禾没做声。

    “这世上有一个人,让他三年都寝食难安。害怕一旦那个人回来,他会在顷刻之间一无所有。他不会恨你,却会恨让他恐惧的人。”华云低声说着,”他忍了三年,给你三年平和,终于到了极限。阿禾,就在山庄等他回来,等一切尘埃落定,都会好起来的。“

    慕禾听罢,极缓极缓的抽了一口气,”小白是……”

    “祁皇膝下无子,皇室血脉断绝,龙座不可能空置。”

    慕禾心中巨震,却死死压抑住,闭了一下眼,冷淡丢下一句,”荒唐。”

    转身要走,来路却被人堵住。

    慕容凌执剑与渝水二人拦在她面前,”阿禾,北陆很快就会易主,你阻止不了的。你越阻止,越会激怒温珩。”

    慕禾说不清自己心中是种怎样的滋味,感觉一口气憋在心里,整个人都是僵着的,冷冷道,“他疯了,你们也要顺着他疯么?还是说……”拔剑出鞘,剑端直直指着慕容凌,“你觊觎北陆,温珩如今……也不过是你在顺水推舟?”

    慕容凌听到她的指责,眸光一冷,“是谁将他逼成这个样子,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慕禾心里一跳。

    “世人皆知他的委曲求全,只有你看不到。”慕容凌语气冷硬,下颌紧绷着,邪气的眸中溢出的怒火汹涌得毫无预兆,他对她控诉,却不知是为谁而控诉,”慕禾,你根本就是没心的罢?“

    “我……”慕禾刚要开口,便觉身后冷芒一闪,带来一阵压迫感极强的危机感,迅速回身防御,抬手挡下朝她后脖颈落下的重击。

    刚要一掌回击,就看到华云往那暗卫面前一挡,慕禾自然赶忙收手。

    这一瞬的迟疑震惊显露出空隙,慕容凌长剑一展,架在她的脖子上。“你就当我是为栖梧山庄考虑也罢,你既然回来了,就不要打算再离开,等温珩回来那之后……”

    慕禾倏尔一笑,“好意心领了。”两指夹上刀刃,状似轻而易举的一翻,只听“叮”的一声,剑身霎时从中折断。

    手中断刃甩出,若一道流光轻易割断了系马的绳子,慕禾灵巧的翻身上马,冷冷一瞥慕容凌,一一挡下暗卫压制而下的攻势,速度丝毫不减的扬鞭远去。

    她是不懂为什么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不懂温珩为什么会以为孩子是尉淮的,他到昨天为止不都还好好的么。

    不,也不能说是好好的。

    慕禾一鞭愤恨的抽在树干上,却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气愤,亦或者,心疼些什么。

    温珩。

    温珩那样的人,平素纵然温文尔雅,可瞧见尉淮亲了她一下,不但是立刻委屈爆发差点将她折腾死,狠咬了她一口,还一直余怒未消的记恨到现在。如果他当真以为小白是尉淮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忍下来,不动声色安宁抱着她入眠?

    她想起尉淮送她九转玲珑扣的那一夜的争吵,每一句都是个悔字。

    “那陛下以为,孩子是谁的?”

    “阿禾怎么不说话?孩子的事该是只有你最清楚了。”

    “所以你同他的亲吻是甘愿的,为他跳舞也是甘愿的。”

    “清楚,很清楚了。”

    不清楚,他当然不清楚,慕禾迎着风,眼尾像是上了妆般泛起浅浅的红。

    初初怀孕的那一阵,温珩还在她身边,夜里不安分的从躺椅上摸上来,少说都要搂上一搂才会去睡。

    怀孕的第一个月,慕禾自然是不知道的,当日有少量的出血,只以为是月事来了。小竹给她备了红糖姜水,未喝完的搁在床头,早早睡下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