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 番外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nbsp;  “有一只狐狸,已经修炼了许多年,渡劫的时候不幸被天雷击伤,有个经过的人,给那只狐狸包扎了下伤口,喂他吃了东西。等狐狸伤势平复想回去报恩时,恩人已经过逝了。”黎雪道,“你能重新活一回,就是这个原因。”

    唐惜春嗖的坐直了,瞪着眼睛问黎雪,“你是说,狐狸精让我重新活了一回。”

    “这么说也没差。”

    唐惜春揪回小狐狸感叹,“原来我上辈子就救过这只叛徒狐啊,怪道这一世他挨雷霹时还去找我,肯定是要我救他性命。”

    黎雪唇角抽抽,半晌方恢复平静,纠正唐惜春的思维,“你救的是我好不好!”

    唐惜春嘴巴都张开了,蠢圆蠢圆的模样,“你,你,你也是狐狸精?”

    黎雪点头。

    “那你怎么长得这么丑啊!”唐惜春捏着黎雪的下巴左看右看,“我听说妲己娘娘可好看了。”看黎雪这模样哟,做人,是个路人甲。做狐狸精么,天哪,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丑的狐狸精!

    黎雪:老子又不是苏妲己。

    唐惜春啧啧,“小雪,你是妖精,怎么还败在陛下手里啦?”

    黎雪道,“人间帝王自的气运,我们不能妄自干扰。”

    唐惜春道,“不会是怕走妲己娘娘的老路吧?”

    黎雪瞪他一眼,唐惜春笑两声,问,“小雪,我什么时候救过你,我怎么不记得了。”

    黎雪没好气,“你是不记得,你以为我是兔子呢,还说……”事隔多年,后头的话,黎雪如今想起都有点儿说不出口。

    唐惜春忽地一拍脑门儿,“哦!想起来啦!我是救过一只兔子,那还是我小时候的事呢,还是一只小公兔,本来想买只小母兔配种,这样就能生小兔子啦!”说来他小时候就是个很有爱心的人哪。

    唐惜春强调,“明明是兔子!尾巴很短!眼睛也是红的!根本不是狐狸!”

    黎雪含糊,“那是你看差了。”

    “不可能!狐狸尾巴又大又蓬,兔子尾巴一丁点儿,我绝不能看差!再说,耳朵又长,眼睛还是红的!我给老爹看,老爹也说是兔子!”唐惜春一呶嘴儿,“你不会是只没尾巴狐,要不就是兔子精硬装狐狸精,我说怎么长得这么难看呢。”自以为找到答案,唐惜春又补一句,“长得丑硬装狐狸精,小雪,你可真虚荣。”

    黎雪气地说了实话,“那次天雷太厉害,霹断了我的尾巴。”

    “哼!我就说嘛,不然我再不会认错的。”唐惜春问,“小雪,那你是什么狐啊,红狐吗?”

    黎雪道,“你别管了。”

    “要不眼睛怎么是红的?”

    黎雪吭吭哧哧的没句痛快话,蜷在一畔的小狐狸说话了,“阿雪哥是白狐和兔子的混血。”

    唐惜春大开眼界,“狐狸和兔子都能生孩子?”

    黎雪骂小狐狸,“你又欠禁言咒了吧?”

    唐惜春十分维护小狐狸,搂在怀里道,“孩子说句实话,你骂他做什么!”摸摸小狐狸的头,“原来你会说话啊!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小狐狸委委屈屈的告状,“阿雪哥给我下了禁言咒,说我还没变成人,说人话会吓着凡人。”

    唐惜春道,“原来你真是去我那里做奸细的啊。”死奸细狐!

    小狐狸照实道,“是阿雪哥叫我去看牢你的裤裆。”

    唐惜春,“所以你就天天晚上在我裤裆那里睡觉?”

    小狐狸无辜,“要不怎么看牢啊?”

    唐惜春狠瞪黎雪一眼:死兔子狐!

    黎雪摸摸鼻梁,唐惜春继续跟小狐狸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黎白。”

    唐惜春挑起半根眉毛,“难不成姓黎的都是狐狸精?”

    黎雪道,“你别胡思乱想,是我要报你的恩情,总得有个出身来历,就借了黎家的身份。”

    唐惜春跟黎雪打听,“那你是附身在人家‘黎雪’肉身上么?”

    黎雪笑,“我本就是黎雪。若不是在凡间生活十几年,贸然化作凡人会出问题的,凡人规矩最多,麻烦的很。”

    “你跟我睡觉也是报恩么?哎呀,我听陛下说有一条白蛇报恩给人家生了儿子呢。你也没给我下个崽儿之类的。”唐惜春怪遗憾滴。

    黎雪咬牙,“我是男的。”

    唐惜春奇怪,“在你们妖精界,兔子和狐狸都能生出兔子狐来,难不成公狐狸就不会下崽儿吗?妖精不都神通广大的么?”

    黎白笑的小身子直哆嗦,唐惜春揪他尾巴一下,“你笑个屁!”接着又问黎雪,“你说要报我的恩情,那之前怎么还要死要活的追求过我师父?”

    黎雪解释道,“人类到十六七岁的时候都要情动,我做了人类,当然得按人类的规矩来。就是做个样子,我知道她对我无意。我也是想着先学一学,这样待你长大后,怎么才能追你到手跟你好。”

    唐惜春偷笑,“学的一点儿都不好。”

    不管是兔子还是狐狸还是兔子狐,总之只要是黎雪,唐惜春也便安心了。至于妖精可不可怕,对于曾将妖精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来说,这完全不成问题。而且,唐惜春如今还有句口头禅,“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么?”

    自从知道他曾救过一只兔子狐后,唐惜春便开始翻前账,什么,“头一遭见面,你怎么浇我冷水,害我受了风寒。第二次,你又害我跌进小湖里,又冻出风寒来,害我喝好几日汤药。”

    黎雪为其解惑,“第一次是嫌你傻,明明唐惜时总对你色眯眯的,你怎么就跟没感觉似的。第二次是因为我第一次已经提醒过你了,咱俩有婚约,你还敢跟唐惜时好上!”

    “你直说能死吗?谁叫你不早跟我说来着,我都不知道我上辈子做过这样的大好事。哎呀,真是好人有好报啊!”唐惜春复又高兴起来,第二日出门左瞄瞄右瞄瞄,就盼着再捡个受伤的小动物啥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