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4章 狐狸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唐惜春是知道有平阳侯府这门亲戚的,来前唐盛早把帝都的那点关系都细细告诉他了,还交待了唐惜春要上门请安。奈何,唐惜春天生是个犟种,又与罗氏不对付,哪怕对唐惜夏改观了一些,他对罗氏也没啥改观,故此,不爱亲近罗氏这边儿的亲戚。实在是罗家那种礼法上的正经外家不去不行,唐惜春才去的。唐惜春觉着,罗家就不令人喜欢,平阳侯府更远一层,干脆就没去。

    他来帝都日子短,也没见过老平阳侯夫妻。乍然见了,根本不认得,还在琢磨,这老太太问我成家做什么啊?真是奇怪。

    倒是老平阳侯对老妻道,“这位是威海伯。”

    唐惜春:这老头儿老太太是谁啊?

    老平阳侯夫人恍然大悟,她是知道唐惜春的,无他,唐惜春在帝都算个名人,算起来也是正经亲戚。但,平阳侯府的辈份在这儿,当初唐惜时可是来过的,你唐惜春不来,平阳侯府也不缺你这一份儿。老平阳侯夫人以往就这么想的,爱来不来!

    但,这种想法在看到唐惜春样貌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刻,老夫人想的是:可怜的孩子,兴许是害羞吧。身为长辈,哪能跟个孩子计较。

    这么想着,老夫人便和颜悦色起来,一把抓住唐惜春的手,笑,“我的曾外孙儿诶,喝多了吧,来我车上,我带了醒酒汤。”不由分说便把唐惜春弄车上去了。

    唐惜春险些喊救命,心说,这老太太怎地力道这般大啊,已被带到车里去。唐惜春一幅无辜少年被强掳的模样,老夫人忍不住轻笑,倒了盏醒酒汤先递给老头子,又给了唐惜春一碗,还调戏人家,“喝吧,没放砒|霜。”

    唐惜春端着碗问,“你是谁?”

    老夫人给他逗乐,继续调戏,“你不是能掐会算么,你算一算,我看你算的可准?”

    唐惜春脑子虽转的慢些,也是在运转的,他算了算,敢自称他曾外祖母的人……唐惜春恍然大悟,“原来你是惜秋的曾外祖母啊!”怪道瞧着眼熟,天哪,估计唐惜秋老了就是这模样!

    “惜秋?哦,你妹妹啊。”

    “是啊,她长得跟您一模一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唐惜春道,“刚出生时吓人一跳,都说不知道像谁,就有说像您老人家的。天哪,真是像极了。”

    老夫人:这是夸奖么?

    唐惜春又去瞧老平阳侯,哪怕一把年纪,也是个帅老头儿啊!啧啧,当初硬被强抢去生了孩子,生米做成熟饭……

    唐惜春脑袋在想啥,尽管没说,脸上神色也就是那个意思了。老平阳侯给他看的微怒,尽管夫妻多年和睦,可当初他被掳之事,想起来总有几分那个……身不由己。

    唐惜春不会掩饰心事,性子也直,他越看老平阳侯越想笑,看一阵笑一阵,好歹将醒酒汤喝完了。

    老平阳侯忍无可忍,“你笑什么?”尽管他这事儿不是啥秘密,但敢当着他老人家面儿这么笑的,也就唐惜春这种没神经了。

    老夫人道,“笑就笑呗,你看这孩子生得多俊,跟你年轻时差不离,笑起来也好看,跟朵花儿似的。”

    唐惜春谦虚,“好说好说。”心想,这老太太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老夫人问,“你来帝都,怎么不来我这里坐坐?”

    给人这么当面问出来,唐惜春怪不好意思的,将碗放在一畔车箱的暗格里,搔一搔头,“我是不知道老太太您是这么和气的人。”

    老夫人点点头,“这倒是半句实话。”她想也知道唐惜春估计跟继母关系不大好。

    唐惜春没说话。老夫人道,“你只管来吧,你长这么俊,天天瞧着也叫人欢喜。”

    唐惜春忙道,“我有婚约了。”

    老夫人挑眉,“没听说你成亲啊,不会诳我吧?”谁家还没几个适龄的女孩儿啊!这么俊俏的孩子,便宜了别人就是自家的损失!老夫人已经想好了,先抢家来再说!

    唐惜春连连摆手,“这怎么能,我是真有心爱的人了。要不,我这个年岁,我老爹能不急我的亲事么。”

    老夫人真是怀疑外孙女的智商了,给人家做后妈就算了,普天下,后妈与继子之间,大面儿上过得去的就算不错。可听唐惜春说话,怎么人家跟父亲感情这般好,你这继母就没能做个面子情出来呢。说到这个,罗氏真是冤哪,就唐惜春原先的人品,罗氏已经做得不差了,谁能想到唐惜春是个猫命呢,他清零重来开作弊器,等闲人哪个能跟他比啊!关键是唐惜春如今小有成就,偏生与继母娘家不大亲近,便更反衬出罗氏这个继母像哪里没做妥当似的。

    若唐惜春是庶子还好说,偏偏他又是元配嫡长,他嘴里有半句罗氏的不是,纵然有人说唐惜春不对,可罗氏难道能讨得好去?

    老夫人心如电转,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她老人家这把年纪,儿女的事都不稀罕管,更不想多管外孙女的事,只是难舍唐惜春这张俊颜,老夫人道,“那我去问问你父亲,看你有没有定亲?”

    “亲没定,事儿已经办啦。”他绝对不要被人抢去生孩子,唐惜春忽然想到一事,口无遮拦,“老太太,你跟我家那位还真像啊。他当初也是喜欢我喜欢的了不得,死求白赖的对我好,我才应的。”

    老夫人挑眉,“谁这有眼光啊?”

    唐惜春叹口气,想到黎雪,头又开始发晕,唐惜春揉揉额角,“我得回家了,阿玄还等着我过中秋呢。”

    放唐惜春下了车,老太太颇是惋惜,“竟被人捷足先登。”

    老平阳侯道,“天下也不只这一个好的。”

    老夫人道,“比惜春漂亮的可不多。”

    老平阳侯不以为然,“漂亮又不能当饭吃。”他为行伍中人,因生得太过俊俏不够威武,颇吃了些苦头。

    老夫人道,“知道什么?你不俊我能跟你做一家子?”她就天生喜欢好看的人。

    老平阳侯不说话了。

    老夫人惋惜良久。

    唐惜春回家,阿玄已备好醒酒汤,唐惜春道,“已喝过了。”要了水来洗漱。

    待唐惜春刷牙漱口洗过脸,阿玄递上手巾,“宫里还有醒酒汤预备着?”

    “不是,遇着惜秋的曾外祖母,他家带了。”唐惜春本质上还是土包子,夸平阳侯府的马车,“车厢壁上便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