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2章 赐爵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唐惜春欢欢喜喜的走了,皇帝陛下将黎冰拎出来打趣,“你不会真对惜春有意吧?”

    黎冰简直是窦娥冤,他道,“臣只是想看看唐大人体内的是不是金光蛊。”

    皇帝陛下耳朵一抖,蛊这种东西,他前世看小说时书上都说的神乎其祥滴,如今有了打听的机会,皇帝陛下遂问,“金光蛊?我听惜春说他身体里是夫妻蛊来着。”还是同黎雪一人一只,这种蛊神奇异常,一人死了,另一人也不能独活。就因这,皇帝陛下无论如何也要留黎雪一条小命儿,黎雪死就死了,皇帝陛下是舍不得唐惜春。而且皇帝陛下有意给自己和情人弄一对养养,奈何他二人都不通蛊术。如今听得黎冰提起蛊道,皇帝陛下便忍不住说了一句。

    黎冰道,“唐大人于蛊事不甚了了,自然是黎雪说什么他信什么,说不得是给黎雪蒙蔽了。”凭黎雪的为人,也不可能在唐惜春身上使夫妻蛊的,无他,夫妻蛊是性命相连的蛊种,一方死了,另一方也不能活。黎雪自不消说,镇南王府多少年就想宰了他。可唐惜春就不同了,就唐惜春这样的,若黎雪真与唐惜春性命相关,想要黎雪的性命就实在太简单不过,弄死唐惜春就成了。不过,即使不是夫妻蛊,黎冰一时也不能相信唐惜春体内的是金光蛊。

    恰好皇帝陛下便问了,“金光蛊是什么啊?”名字听着怪威武的。

    黎冰道,“金光蛊乃我族蛊王。”说来亦是唏嘘,黎氏家族原本山中土族,那也是有地盘有人手,等闲没人敢欺的。后来镇南王在云贵建衙开府,这些土族话降的降亡的亡,黎家便在镇南王府效力了。到黎雪黎冰这一代,正经族长并非黎冰,而是黎雪,只是当年黎雪叛出镇南王府,镇南王便将黎冰提上来接着用,也是安抚黎氏族人的意思。但,黎雪带走了黎氏至宝金光蛊,这也是黎雪能聚集一部分族人占山为王的原因。

    黎冰仔细感受过,唐惜春体内的绝不是夫妻蛊,但要说金光蛊,似乎也不大可能,金光蛊是黎氏家族传承数代的至宝,怎会轻易与人?

    黎冰一时想不通,皇帝陛下问,“你莫不是想把金光蛊取出来?”

    黎雪忙道,“蛊既已认主,若强行夺取,必伤及唐大人身体性命,臣断无此意。”

    皇帝陛下摆摆手,“甭管是不是金光蛊,是更好,不是也无妨。黎雪再厉害,一个人也不能左右战事全局。这些天,我思量一二,想着,你还是去蜀中走一趟,永定侯折子上说,山中多有黎氏族人,他们甭管是受了黎雪的蛊惑还是有反叛之心,若能诚心改过归降,朕也愿意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

    皇帝陛下右手食中两指敲一敲扶手,道,“你去了,也可劝一劝他们。若是黎雪身上还有金光蛊,你便收回来。若是没有,惜春对这个不大懂,待他百年之后,朕仍承诺你,黎家可收回金光蛊。”皇帝陛下一眼便明白黎冰对金光蛊的渴望,若不是唐惜春有点傻运气早与他交好,恐怕黎冰能暗地里下手。如今皇帝陛下要重用唐惜春,黎冰自然得客气着些。既如此,倒不如将话说明白。

    黎冰心下感激,说了些粉身碎骨的忠贞之语,又想到鼎鼎重要的事,他一去蜀中,手里的事儿要交给谁?

    皇帝陛下问,“你觉着哪个合适?”

    黎冰道,“黎山倒还稳重。”

    “那就他了。”皇帝陛下无甚意见。

    接着君臣二人又说了一些私密话,黎冰方告退,收拾行礼准备去蜀中。

    黎冰去蜀中没多久,唐惜春当年出海带回的书籍与海外夷人们便坐船来到了帝都。

    皇帝陛下将接待的事情交由林永裳唐惜春来办,道,“你曾在理藩院当差,这些事一应熟的。这些人,惜春大都认识,还有那些书,惜春,你与永裳瞧着整理出来。还有你写的游记,先拿来与朕看。”

    唐惜春应了,接着就听着林永裳就如何安排这些夷人,住什么样的房子,给什么样的待遇一事同皇帝陛下进行了讨论,唐惜春与林永裳出了昭德殿大门时脑袋都是晕的,他十分敬佩林永裳,道,“林大人可真是能干。”这些事若是要他干,真能要了他的命。

    林永裳道,“到时还要多仰赖唐大人,我听说海外夷人说话与咱们□□不大一样。”

    唐惜春道,“这倒不难,我以前学过一些。”

    林永裳道,“听说海外夷人相貌与我等也不大相同,想来风俗亦有不同,我久慕唐大人风华,若唐大人有空,不妨来舍下喝杯清茶。”

    唐惜春与林永裳见面次数不多,他与林永裳外甥沈拙言相熟,既然是朋友舅舅相召,唐惜春没多想便去了。

    林永裳做过江浙总督的人,精明自不必言,其为人才干也是一等一。唐惜春虽是出了名的没神经,不过,他在专业上极为出众,自海上回来已有三年的时光,唐惜春仍能在白纸上将当初的航线简略的画出来,而且沿途经过哪些国家,这些国家何等风貌,他都记个大概,连这些国家的语言,唐惜春也能说上两句。

    林永裳赞叹,“早听说唐大人才华出众,我先前一直忙于俗务,无暇拜访,今日才得见唐大人风姿。”

    这话客气,唐惜春被赞的都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我就是效仿前人做事罢了。”

    “前人?”难不成太上皇还派别人出过海?

    当然,这又涉及到唐惜春带回的这些东西的说法了。当初唐惜春是跟杜若那一伙子出的海,若照实了说,唐惜春恐怕功劳没捞到,御史先得参他几本私自出海的罪过。皇帝陛下有心保全,就得给唐惜春想个名头,便说唐惜春是奉太上皇秘旨出的海。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唐惜春说漏嘴。

    唐惜春一说前人,林永裳以为太上皇还“派”其他人出过海呢。

    唐惜春道,“就是唐三藏法师啊。林大人不知道么,唐朝的一个和尚,可有名儿了,那和尚去过天竺,带了许多书回来。我出海的时候就想着学他来着,只是我学问不如人家好,就想,朝中肯定有很有渊博的人哪,把书带回来给你们看就是了。我便也搜罗了许多书回来。还有一些仰慕我朝文化的夷人,也一并带回来了。”

    唐三藏法师……

    林永裳唇角抽抽的表示,“唐大人果然是效仿前贤啊。”甭管唐惜春是如何出的海,人家有本事是真。

    林永裳说话风趣还时不时的赞美唐惜春两句,到傍晚设宴,令沈拙言一畔坐陪,唐惜春喝了两盏酒就有些管不住嘴,待酒一上头,那大嘴便没了把门儿的,拉着林大人的手道,“您就放心吧,大人的面相,二子一女是有的。我看大人也不似孤独之相,红鸾星或者动的晚些罢了。”他还冲着沈拙言一笑,“拙言实在是个孝顺孩子。”

    林永裳淡淡瞟沈拙言一眼,沈拙言险些掉了手里的筷子,忙又给唐惜春斟酒:喝酒吧,你个唐大嘴巴!

    及至唐惜春微醉告辞,沈拙言生怕他舅跟他算账,道,“惜春,我还是送你一程吧。”

    唐惜春笑,“一点点醉,无妨,哪里还用人送。”带着仆从坐车走了。

    丫环捧来醒酒汤,甥舅二人一人一碗端着慢慢喝,林永裳此方问,“你让唐大人给我算卦了?”怪道神神叨叨的给他院里种了棵桃花。

    沈拙言微有心虚,道,“舅舅,你是不知道惜春的本事,要是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