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属猫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死亡有时并不一定是想着向天再借五百年的不甘,起码,唐惜春没有这种情绪。

    唐惜春想的是:不知我是能上天庭还是下地狱。

    唐惜春就在一片哭哭啼啼声中,等待着天庭来使,或是黑白无常。

    他对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不舍,想来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人对他不舍吧。果然,一个细而低的声音传来,“大伯这口气可是咽了三天了,怎么还没咽下去呢。”三天装模作样的哭下来,纵使铁人也有些吃不消了,何况还有后面的大殡举丧孝子哭陵啥的,真个虐啊。

    又一个压低了的声音,“刚找城南清风观的真人算过了,说是妨属虎的。你赶紧问问,这屋里谁属虎,叫属虎的出去,不然有属虎的妨着,大伯这口气且咽不下呢。哎,可怜老人家,临了临了,受这个罪。”这再不死,咱们都要给老头熬死了。

    屋里开始撵属虎的出去,别妨着老太爷咽气。

    尼玛!

    唐惜春怒了,继承老子的祖产祖业,占了天大便宜,竟然连等老子咽气都等不及啦!一群王八羔子!小狼崽子!怒火会激发出人的潜质,只见原本躺床上陈尸倒气的唐惜春忽就一个打挺,他回光返返照的直戳戳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啦,大吼一声,“老子要——”改遗嘱!

    重要的代表唐惜春心意的“改遗嘱”三字尚未出口,那口横在心口的气当真就散了。唐惜春死不瞑目的又咣唧摔回了床间。

    床前一堆人给唐惜春死前突然诈尸的行为吓了一跳,尚未回神又见唐惜春咣唧咽了气,待一人蹑手蹑脚上前,手指往唐惜春鼻端一横,试了试,终于眼含热泪的宣布,“大伯去了——”城南清风观可真灵啊!这刚把属虎的撵出去,老头立刻就咽气了。

    院里院外顿时一片哭气震天。

    啥啊死不瞑目!

    这就叫死不瞑目!

    ——唐惜春为自己的一生做了最终的总结:原来我是个死不瞑目的人哪。

    除了临终前的死不瞑目,唐惜春一直在为死后是升天庭还是下地狱而忧心忡忡,当他睁开眼时,他明白了,自己一定是下了地狱。因为,屁股那叫一个痛啊!

    昏暗的灯光,潮湿闷热散发着桐油味儿的空气,这怎么看也不像天庭场景啊。

    唐惜春痛得直抽抽,还有人机械的数板子计数,“17,18,19——”

    唐惜春小心翼翼的忍痛吸着气,悲催地请求行刑的鬼差,“这位大哥,小的口袋里有些孝敬,您老暂且歇歇,不知阎王老子要打我多少啊。”虽然没能升天做神仙,唐惜春相信,哪怕地面儿上那些小狼崽子做做样子,也得能他烧个金山银山来供他在地下吃喝消费。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谁不爱钱啊,这地府的小鬼儿也不能例外。给他们些银子,免顿打,也值!

    唐惜春心里算盘打的响亮,不料耳边骤起一声惊雷,“王八羔子!成天不学无术,吃喝嫖赌!老子教训你几下就成阎王啦!老子今天打死你,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

    声音那叫一个耳熟啊!连斥骂的内容都无比亲切!唐惜春两手一撑条凳,扭着上身一回头,顿时惊的魂飞魄散——

    倒不是他老爹抬脚踹倒行刑的小厮,一把抢过毛竹大板要他小命的凶神恶煞相可怕……而是——怎么他爹倒成阎罗王啦!还有,这不对啊!边儿上站的小厮面熟不说,就这屋子唐惜春也熟:摆设气派完全是他家祠堂啊!

    没待唐惜春多想,唐老爹已双臂抡起,竹板生风,对着唐惜春的屁股就砸了下来。唐惜春单掌一撑条凳,腰间一拧,身子斜斜一纵,避开唐老爹那一板子的同时平稳着地。

    此刻,唐惜春已看清这室内摆设,真的就是他家祠堂,条案上还用佳果清香供着他家上数三代祖宗的灵位。

    唐老爹一板下去,没打到不孝子,反险些闪了自己老腰,种种恼羞成怒就不必提了,当下生吞了唐惜春的心都有了。

    唐老爹一个趔趄险跌个狗啃泥,旁边一黑脸青年适时的扶了唐老爹一把,才免得唐老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着地破相。

    唐惜春现在已经明白:尼玛,自己这绝不是在地府啊!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这手这脚这一身的细皮嫩肉,怎么,怎么倒像少年时呢?还有自己的阎王老爹,也还这样年轻俊秀的让人嫉妒!

    唐惜春是个很长情的人,尽管他的长情大都是在人死了之后念念不忘,完全的马后炮!譬如,以往唐惜春觉着自己跟老爹绝对是上辈子的仇家,老爹一见他就是非打即骂,各种看不顺眼。唐惜春没少在暗地里嘟囔自家老爹,哪怕老爹病逝时,他也不大伤心,直待许久之后,他年华当老,才渐渐明白了做父亲的心情,方回悟到老爹的好。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