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9|第 139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邱敏随卢琛返回住处,侍女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邱敏随意扫了一眼,看到桌上摆了红豆粥,雪白酥酪,用鸡蛋、面粉糅合酥油炸制的铃状点心再淋上一层金黄色蜂蜜,还有夹了果脯和肉脯的樱桃毕罗,都是她平常喜欢吃的。

    浓厚的食物香气在空气中飘散,若是平时邱敏早就饿了,可是她刚从鲜血满地的杀人现场回来,此刻看到一桌红红白白黄黄的食物,顿时想到那些无头的死尸,崩裂的脑浆,空气中油末的香味,非但没有给她带来半点食欲不说,反让她觉得恶心忍不住干呕,加上一宿没睡,更是脑子发晕四肢无力。

    卢琛见她脸色苍白得跟纸一样,忙让侍女将大夫找来,他有些后悔让她看到杀人的场面,只是昨夜军营内乱,那种混乱的时候,他也不放心将邱敏单独留下。

    过了一会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老大夫到了,不慌不忙替邱敏诊了脉,接着脸上堆起笑容,正要开口对卢琛说恭喜的话,卢琛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眼见那老头一副讨好的模样,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可能,急忙制止对方开口,使了眼色让大夫跟他到营帐外面。

    确定邱敏听不到后,卢琛低声问:“是不是有了。”

    那大夫连忙点头,又道邱敏体弱,胎儿有些不稳,要卧床休息。

    卢琛微微触起眉头。

    以前若有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肯定二话不说就让人送去堕胎药打掉。子嗣关系到权利的继承和财产的分配,为了权利父子相残从来就不是新鲜事。何况儿子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若到了残幕之年,被一群野心勃勃的儿子围着,那绝对是场灾难。但邱敏怀的孩子他还是想要的,他的权利和财产只会留给他心爱女人生的孩子,况且男女间有了血脉的牵绊,关系就能更加牢固。

    只是若让邱敏发现怀了他的孩子,他担心邱敏会故意流掉,而他现在又忙着攻打幽州,没法天天守着她。邱敏又不是个老实的性子,鬼主意颇多,谁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她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如今她还没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能多瞒她一天是一天,等月份大了,胎儿就不容易掉了。

    军营已经不适合邱敏呆了,如何安置好她成了心头一道难题,卢琛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尽快拿下幽州,毕竟幽州是天下几大繁华地之一,城内物储丰富,还有御医,安定富足的环境才能让邱敏养好身体生产。只是昨夜刚发生营啸事件,现在军中人心不稳,不宜马上兴兵进攻。卢琛烦躁地朝幽州的方向看了看,暗道再等几天,等他准备充分,必将幽州夺回。

    卢琛吩咐老大夫一个字也不准泄露,让他去炖些适合孕初期安神养胎的汤药,接着返回帐内陪邱敏躺在一处。

    邱敏闭着眼睛刚刚睡下,卢琛小心翼翼将手贴在她尚还平坦的小腹上,想到手掌下有他血脉的延续,一时间竟有些激动,这是过去从不曾有过的心情。待他攻下幽州城,就暂停兵事,每日守着邱敏,让她好好养胎。洺水的那场战役,他设计用洪水冲走了祈朝的精兵,至少几年内,沐泽是无力再度北伐了。而他,为了邱敏,也可以暂不南下。过去向往的烽火天下,激昂江山,如今看来也未必及得上红颜一笑,佳儿在怀,或许他该安定下来好好治理北方,休养生息。

    邱敏一觉睡至午后,因为梦见昨夜的屠杀,她基本是惊醒的。

    一睁开眼,看到卢琛正睡在她身边,唇角边还带着笑,像是做了什么美梦。

    昨天才刚杀了那么多手无寸铁的人,现在睡梦中都在笑,梦见自己杀人就这么开心吗?邱敏抿了抿唇角,对卢琛的厌恶又加深了一层。

    她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准备起来,卢琛一向眠浅,邱敏一动,他就醒了。看到邱敏要跨过他下床,连忙将她抱住,转了个身再轻轻放下,顺便帮她把鞋子套在脚上,生怕她弯腰时压到肚子里的胎儿。

    邱敏无语注视卢琛几秒,纳闷这货在发什么神经。

    卢琛哪管邱敏怎么想,只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两人独处时,邱敏要喝水,他主动去倒,邱敏要吃饭,他主动去端,就怕她走路不注意,把孩子落了。

    他今年二十八岁,以这个时代人的早熟来说,像他这个年纪的男人,正常情况下,应该已是好几个孩子的父亲。要知道,有些男人,十三岁就做了爹,等到二十八岁时,可能都做爷爷了。

    曾经他有很多次做父亲的机会,最后都被他自己亲手断送,大约那些孩子并不是他所期待的,所以也不希望他们降生。被刻意压制延迟了十几年的父爱,一朝遇到合适的对象,就像破土的春芽,熬过一个严冬后开始蓬勃旺盛地生长。

    然而邱敏感觉心里毛毛的。

    是不是这家伙杀人太多,终于遭报应撞邪了?邱敏知道卢琛喜欢她,对她比别的人都好,可也还在正常范围内,毕竟他还有这个时代大男子主义的通病,不可能对一个女人服软,然而现在……

    邱敏看着卢琛亲自端药给她,顿时汗毛倒数,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严重怀疑卢琛给她喝的药有问题。她倒不觉得卢琛会毒死她,卢琛要杀她太简单了,一只手就能捏断她的脖子,何必还要去熬一碗药哄她喝?

    可是这药……邱敏蹙着眉头,暗想这药肯定有问题。

    毕竟卢琛曾多次用酒灌醉她,说不定这次想换个花样,搞点催/情的药来助兴。这么一想,她就更觉得卢琛卑鄙无耻。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对待感情千百次放浪形骸的人,也会有想认真爱一次的时候。

    邱敏死活不肯喝,一伸手把药碗推开,“你给我喝药干嘛?我又没病!要喝你自己喝!”

    卢琛急忙稳住药碗,才没让邱敏把药洒了。他怕邱敏知道自己有孕,所以不敢跟邱敏说这是安胎的药,只骗她是预防风寒的药。卢琛好言好语劝邱敏:“你昨晚在户外吹了一宿风,寒气已入体,喝一碗药祛风散寒,北方的冬季极冷,再过几天还会下雪,若是病了很麻烦。”

    他这话说的在理,邱敏也觉得昨夜吹了风,人有些不舒服,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吐了么?或许就是冷风吹多了受了寒,可是卢琛的行为还是很可疑啊。

    邱敏冷冷地看着卢琛:“你昨晚也吹了风,你怎么不喝点祛风散寒?”

    卢琛面不改色撒谎:“我已经喝过了。”

    邱敏不信:“既然是预防的药,多喝点更保险,你喝了我再喝。”

    言下之意,除非卢琛给她试喝,不然她就不喝。

    卢琛有点崩溃,试喝别的药也就罢了,可这是安胎药,哪有男人喝安胎药的理?

    他本想叫侍女进来代替他试药。

    见卢琛不想喝,邱敏脸色不善,看向他的眼神越发冰冷和不信任。

    卢琛不得不改了主意,暗道自己若不按邱敏说的做,她必然不开心,到时候发脾气找各种借口不肯喝,徒生麻烦。

    大夫说,孕妇要保持心情舒畅,情绪波动厉害容易导致流产,特别邱敏以前流产过一次。

    因为怕邱敏发脾气,更为了让她乖乖喝药,卢琛只好试喝一口给她看,心想喝一口没事吧?

    “苦吗?”邱敏下意识问。

    卢琛刚才只顾着吞,根本没注意什么味道,听邱敏问起,只好再喝一口仔细品味:“酸酸的,有点点甜,味道还行。”

    他想他都喝两口了,邱敏总可以喝了吧?

    哪知邱敏嫌他喝的量不够多,看不出效果,冷冷讽刺道:“你就喝这么点,怎么治风寒?还是这药有问题,你心虚不敢多喝?”

    原来是怕他下药。卢琛纳闷自己有这么下作么?

    在邱敏的逼视下,他只好把心一横,将一整碗都喝干,卢琛素来沉得住气,有泪也只往肚子里流,再说不就是安胎药么,他二十九年前在他娘肚子里也喝过,再喝一次罢了。

    他面上波澜不惊,给邱敏重新倒了一碗。这药大夫炖了一大壶送来,说餐前餐后都能喝,适合孕初期的妇人安神养胎,补充营养。

    邱敏没想到卢琛还真喝了,莫非是她想多了?她等了一会,见卢琛看起来确实没什么异常,才跟着将安胎药喝掉。至于逼卢琛给她试药这种事她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沐泽不照样给她试吃么?

    她这般疑心病重,让卢琛很是发愁,大夫说胎儿不稳,今天只是个开始,要让邱敏渡过孕初期,至少要等胎儿足三个月,难道他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都要给邱敏试喝安胎药?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人生艰难,前路黑暗。他的手可以轻松地掌握千军万马,却无法轻松地拿起一碗安胎药逼自己喝,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啊……

    邱敏哪晓得卢琛在愁什么,只觉得卢琛给她喝的药味道有点熟悉,好像以前也喝过类似的,不过一时想不起来。

    两个人低头各自寻思,一个在想邱敏越来越不好瞒骗了,一个在想卢琛到底在瞒骗她什么。

    士兵来报中军大帐外有个栗特商人求见。

    卢琛心道他不是答应放那帮栗特人走了么?他们怎么还没走?不过那帮栗特人替他运来了火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所以他这点宽容还是有的。

    邱敏昨日听卢琛说,栗特人替他运来了火药,是以对这些栗特商人恶感达到了空前高度,若是让她回到祈朝,必让沐泽收这些栗特人重税。她这么想着,从外面进来了一位须发花白的栗特商人。那人身量颇高,大胡子遮住半张的脸,身上穿着皮裘,手指上戴了枚大宝石戒指,整一副暴发户风格。

    在这个四处是强盗的军营中,穿成这样也不怕被抢。邱敏暗暗腹诽。

    那栗特人指挥仆役抬进两口箱子,里面装满金银珠宝。他送完礼,才开始说明自己的来意,简而言之就是希望卢琛能允许他通商。八年战乱,北方的交通中断,从前大部分的商贸活动如今无法正常进行,为了前往西域,许多商人不得不冒险偷过被军队封锁的路段,如果他能得到卢琛通商许可,有卢琛军队给他的商队护航,所得的商贸利润将十分可观。

    邱敏一听是关于商贸的事,觉得兴致缺缺,昨夜没睡,现在她还有些困,于是准备再去睡一觉。忽然,邱敏看见那个栗特人在卢琛看不见的角度,对她眨了眨眼。

    邱敏愣了一愣,盯着那个栗特人细看。

    那栗特人仿佛无所觉,在对邱敏做完暗示性动作后,又继续对着卢琛侃侃而谈。

    在卢琛看来,这个栗特人的请求在他预想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原本这些栗特人是他手下的胡兵在四处抓壮丁时无意间抓到的,他强行扣留下一部分栗特人,要求另一部分栗特人用火药来赎同伴,不然他就将人质宰了。

    而在那些栗特人按时送来火药后,他如约放人,本以为这些商人受了惊吓后会立刻离开,却不想他们居然还有胆子前来和他谈通商。说意外,也不意外。因为追求金钱是栗特人的本性,为了利润他们敢以身犯险甚至挑衅皇权——在祈朝禁止商人买卖的火药,他们私下照卖不误。那么会借机来和卢琛洽谈通商,也不奇怪了。

    卢琛想等他攻下幽州后,北方需要休养生息,恢复商贸也是必要的,若能得到这帮栗特人的财力支持,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过眼下攻克幽州才是头等大事,通商不急着现在……

    邱敏盯着这个侃侃而谈的栗特人看了一会,终于认出他是谁了。

    安慕容。那个她和小北都不怎么喜欢的奸商。

    卢琛曾见过一次安慕容,那还是在幽州的皇宫中,那时安慕容的身份是个金器商人,然而这种小人物卢琛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何况时间久远,他早把此人忘在脑后,再加上现在的安慕容画了妆,模样和当初有很大变化。

    邱敏看着安慕容故意染白的头发和遮住半张脸的大胡子,若不是她和安慕容在海上相处过一段时间,她恐怕也认不出来人,更别提只匆匆见过他一面的卢琛。

    安慕容在这里,那是不是意味着小北也来了?想到此,邱敏微微有点激动。她知道安慕容贪财,和卢琛合作,他固然能得到可观的利润,但卢琛能给安慕容多少,沐泽就能给他双倍甚至更多。安慕容这个人的可靠程度,和金钱的多寡成正比,普天之下再没有人比沐泽给他更多利润,所以邱敏觉得,看在钱的份上,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小人此刻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来搭救她。

    安慕容说了半天口干舌燥,卢琛却不为所动,也许他未来需要商人替他带来大量物质,但眼下攻城在即,以防万一他不想军营里留下无关人士,按照他以前的风格,在这帮栗特人送来火药后他肯定送他们升天,只不过想到他们有渠道从东瀛买进硫磺,考虑到以后还需要火药,所以先留他们一命。

    卢琛态度坚决,安慕容不由得心焦,通商只不过是个幌子,目的是在卢琛的军营中多留一段时间,好配合小北行动,然而卢琛却要他马上带人离开。

    他已经应沐泽的要求,将火药运进卢琛的军营,同时小北也带着人混入被抓的壮丁当中,若他就此离开倒也不影响小北的计划,可是邱敏还在卢琛的军营里……安慕容下意识看了邱敏一眼。

    邱敏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得配合安慕容说些什么,她略一思量,接着故意干咳一声,语气高高在上地问安慕容:“你那箱子里,除了金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