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第 137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洺水城中

    邱敏因为点孔明灯通风报信,被侍女反锁进屋中,夜幕降临,她独自一人蜷缩在床上,心中一片茫然。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如果沐泽真有什么不测,她该怎么办?

    门哐当一声被打开,邱敏惊吓着从床上坐起身,看见卢琛巨塔一般的身型立在门口,廊檐下的灯火摇曳,落在他周身铠甲上,折射出血污的颜色。

    邱敏一见卢琛出现,顿觉心脏处猛烈抽痛,她单手捂住胸口,脸上布满苦楚:卢琛活着回来了,那沐泽岂不是……

    卢琛沉默地走到邱敏床边,居高临下凝视她片刻,突然抓着她的手腕将她从床上拽起来,眼神阴鸷,带着森森寒意。他今日原计划将马遂连同其麾下的精骑一举淹杀,没想到马遂追到一半突然停下,虽然最后泄洪也冲走了祁军大半精骑,但终归没能将祁军全线击溃。等他回城后,下面人来报,是邱敏在城中放飞孔明灯,他立刻就明白了原来邱敏通风报信。卢琛怒火中烧,眼见胜利在望,居然被邱敏坏了好事,他此刻活撕了她的心都有!

    邱敏就像被拎小鸡一样提到卢琛面前,玉颜苍白,眼中的光芒几乎消失殆尽,她只当沐泽战败身死,对自己今后的死活也无所谓了。

    卢琛见她像个没灵魂的布娃娃般被自己拎在手中,心中一酸,升出几分难过不舍,他想邱敏再怎么能作怪,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就算被她泄露一两分机密,那也不是左右战局的关键,若是他布局再严密些,岂能让沐泽那乳臭未干的小子扭转局势?又想沐泽如今骑兵损失大半,光凭手中剩余的步兵根本打不过他,待到他明日重整旗鼓,必然能将沐泽击败。

    他轻轻放下邱敏,放弃了惩罚她的想法,但心里还是憋了一股子恶气,不发泄不快,他转过身,突然将邱敏的侍女抓了过来。他恼这个贱婢愚蠢,没看好邱敏反而上了她的当,给了她放孔明灯通风报信的机会!

    那侍女又哭又叫,不住求饶,卢琛心硬如铁,抽出腰间长刀,准备将侍女的手砍下来。

    “你干什么!”邱敏冲过去死死抓住卢琛执刀的手。

    “干什么?”卢琛冷笑:“剁下她一只手,打包送给沐泽。”

    邱敏一听沐泽还活着,心里先是一喜,但闻那侍女哭得凄惨,心中又是一紧,牢牢抱住卢琛的手叫道:“沐泽不认识她,你砍她的手送给沐泽又有什么用?”

    卢琛同邱敏对视,脸上浮现残忍的笑:“你不让我砍她的手,难道要我砍你的手不成?”

    邱敏这才明白,原来卢琛是要砍侍女的手,再伪装成她的手,拿去威胁沐泽。

    她自是不想被卢琛砍了手,如果从此变成残废,那还不如死了好。

    卢琛见邱敏吓白了脸,冷哼一声,暗想不惩罚她,吓一吓她也好,至少能让她老实一阵子。他握着刀欲砍,邱敏听到侍女凄惨的哭声心中不忍,再次抱住卢琛的手跪在地上哀求:“你放了她吧,我同沐泽自小相识,朝夕相处,他对我的手再熟悉不过,你拿其他女子的手假冒,他一见便知不是,根本起不了威胁的作用。”

    卢琛听邱敏说“同沐泽自小相识、朝夕相处”,心中醋意更盛,再看邱敏一身红衣,盈盈跪在地上,粉颊垂泪,如带雨鲜花,更显娇艳,一时有些发不出脾气。

    他低头看看侍女,见她手上肤色暗黄缺少光泽,掌薄无肉,十指尖长像枯柴,和邱敏的手相差甚大。卢琛一把推开侍女,转而将邱敏一双柔荑握在掌中,那手有些短,但嫩得像初生的柳芽儿,骨小肉厚,躺在他粗糙的大掌中显得小巧可爱。卢琛也算阅女无数了,暗忖他睡过的各族美女虽多,如今回忆起来却都不及邱敏的一根小指头可爱,更遑论她们的手,眼下要找双跟她差不多的手来代替,确实很难。其实他也太高看邱敏了,手生得漂亮的女子大有人在,只不过他从前对那些女子不上心,觉得再美的女人往床上一扔都差不多,现在动了感情又情人眼里出西施,总觉得邱敏是最好的,就连她的小肉爪,也是天下无双。

    邱敏见卢琛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瞧,后背冷汗直冒,害怕卢琛真的将她的手砍下来送去给沐泽,但若让别的女子代替她受这砍手之罪,她又十分不愿意,思虑在脑中转过数遍,最后化作无声哀叹,只道自己运气不好,有此劫难。

    卢琛本想在明日开战前送沐泽一只手,扰乱沐泽的心神,但如今看来没有合适的代替品,送只假的最后被识破,那还不如不送。想到此,他转而抱起邱敏走出房门。

    “你、你干什么?”邱敏一阵紧张,在她心中卢琛就是个残忍的疯子,动不动就要杀人,砍人手脚,也许他一怒之下,连手也不砍了,直接把她这个俘虏推到军前去祭旗!

    卢琛脸上冷峻依旧,语声却比之前温和了几分:“今日你我大婚,我现在带你去拜天地。”

    邱敏张口结舌,这才明白为何今晨卢琛要逼她穿上一身红衣。

    在卢琛心中,好事要成双,他原计划今日大破祁军击杀沐泽后,再迎娶邱敏,用沐泽的脑袋当香炉。能拿皇帝的人头来当香炉庆贺新婚,想必古往今来他卢琛是头一个!可惜击杀沐泽的愿望暂时没能实现,不过邱敏还是要娶的,他卢琛虽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但是他也有一点好,他负责任啊!既然他是个负责的男人,自然要把邱敏娶了。

    邱敏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卢琛对她早已经失了耐心,好言好语哄她,她反而得寸进尺生出事端,他觉得也该对邱敏强硬些。他押着邱敏在军前拜了天地,接着赏了众将士酒肉,让他们饱餐一顿养足精神,自己则抱了邱敏入洞房。

    入了房,卢琛强行给邱敏灌了合卺酒,那酒甚烈,用犀角杯装着,一大杯灌下去,邱敏直接醉成泥,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第二日,卢琛精神抖擞带着兵出城欲同沐泽再战,没想到却看见一片空落落的军营——祁军早连夜撤退了!

    昨日沐泽在危机中顶着敌方的冲击而坚守阵地不退,扭转了祁军的败势,卢琛当时对沐泽倒也高看了几分,觉得这小子年轻归年轻,也是个有血性的汉子,根本想不到看起来十分硬气的沐泽,居然是个滑头,打完一战后就趁夜脚底抹油溜走!

    卢琛暗骂一声,带着兵气势汹汹去追。

    马遂在撤退途中故意留下一些辎重财物,他知道卢琛的铁狼军虽然悍勇,但是十分贪婪,这些胡兵跟着卢琛作战,所图不过“利益”二字,看到祁军撤退途中遗落下的物资必然会抢,这样一来将拖慢他们的追击速度。

    沐泽看到马遂故意扔下物资,知道他这是诱敌之计,肚子里的坏水汩汩往上冒,让马遂在物资车中藏毒烟再用毛皮盖实了,等到卢琛的士兵一掀开必然喷他们一脸毒气;路上随手撒下拌了毒的黑豆,卢琛带的多是骑兵,那些马跑了一路,饥肠辘辘时看到地上有它们爱吃的豆子还不低头啃两口?又让工程兵在隘口两边设下毒箭,一旦追击的人触动机关,毒箭齐发扎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还有绊马索、陷马坑、铁蒺藜等各种路障烦不胜烦。

    卢琛一路行来,跑在先头的侦查兵有不少中招的,而要清扫这些机关路障,也着实浪费了他不少时间,加上他担心自己带兵贸然去追,沐泽会不会在前方设下埋伏等他——毕竟他昨日就是这么坑了马遂一把,自然也担心被别人反坑回来。

    卢琛性格强势,向来喜欢把主动权掌握在手中,他打的每场胜战,皆是自己先布局,挑衅对手让对方跟着他的节奏来打,自然无往不胜,唯一一次输,便是邺城那次,他入了沐泽的局,失了先手。他追了半路,心有顾虑,便放慢了追击速度,路上遇到马遂留下的物资,检查过没问题的就收下,遇到机关陷阱,就一一拆除。至于沐泽,知道那小子怕了自己,不敢和他正面交锋,就会在背后玩阴谋诡计,卢琛深鄙视之,却也不想想他自己其实也没多光明正大。他既淡了追沐泽的心思,便派人将邱敏从洺水接出来带在身边,改道向北,白天行军,晚上行房,一路风流。

    越往北走,秋风一天比一天凉。侍女在车中热好一盏马奶,端起来给邱敏饮用。邱敏看了一眼,摇摇头不肯喝,侍女因着邱敏替她求情才保住了手,对她比从前好了些,平日相处中多了些真心实意,低声相劝道:“你都一整天没进食了,还是喝点吧,喝了……”顿了顿,“晚上能好受些。”

    邱敏闻言脸上阵阵发热,闭上眼更加不肯喝。北边的胡兵出行,常在随身的皮袋中盛放马奶充饥止渴,由于皮袋挂于马上,整日随马颠簸,马奶的乳清和乳滓分离开来,乳清经过发酵成了含有酒精的奶酒,虽然口感清甜还养颜健胃,但喝多了会醉。卢琛将马奶代替水给邱敏饮用,到了晚上她基本已半醉,无力反抗,卢琛便不用担心行房时弄伤她,而她意识朦胧时的低吟,让他更加振奋。然邱敏第二天醒来,对自己醉酒后难以自制的反应感到羞耻,对卢琛的恨意就更深了。

    邱敏吃了几天亏,今日不管侍女怎么劝她就是不喝,过了一阵马车突然停下,车门被从外打开,卢琛站在车外,显是心情不错,脸上带了笑。

    至沐泽走后,他一路行来十分顺利,河北诸地叛军纷纷投降。原本刑、定、滦、廉、赵五州被沐泽打下来,已经归顺了沐泽,不过沐泽大军撤退后,这些地盘就落入了卢琛手中,由于这些叛军之前和马遂打过一战输了,现在已经无力再战,所以卢琛接管得十分轻松。

    这些叛军早年追随卢膳起兵反祈,卢膳死后就跟随卢琛。卢琛噬杀,便是对曾经有功的将领也毫不留情,偏偏又宠信一个没有半点战功只会弄权的高尚,这些人心生不满,趁着卢琛被困邺城时纷纷反了卢琛自立。

    到后来沐泽打过来时又投降沐泽,沐泽走后再反过来投降卢琛。所以在卢琛心中,这些群墙头草没有一个可信,然而他总不可能将他们都杀了,毕竟他手下的铁狼军人数有限,经过几场战事消耗了不少,还需要从外部补充兵源,只能先将账记在心中,留待来日再算。

    他一路北上接管曾经的地盘,离幽州越来越近,那里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想到很快就能返回故土,心情自然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不过在返回幽州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卢琛站在车外,对邱敏伸出一只手:“下来。”

    他心情好,邱敏心情可不好,犟脾气上头,故意无视卢琛伸出的手,自己扶着后车门准备跳下马车。若是旁人敢这样同卢琛摆脸色,他必然要发怒,可如今摆脸色的人是邱敏,他不但不恼,反生出逗弄她的心思。要对付邱敏,他有的是办法。

    卢琛双唇微唆,一声轻哨,拉车的马听见哨音又继续往前跑,整个车厢跟着摇动起来,还站在车门口的邱敏顿时立足不稳,摇晃着摔下车去,卢琛适时地迈开长腿几步赶上,猿臂张开恰恰好将掉下车的邱敏接了个满怀。

    邱敏吓白了脸攀在卢琛肩上,卢琛抱着她开怀大笑,空气中震动的音波吓飞小鸟两三只。邱敏被他这么一作弄,心里更加气苦,想自己遇到卢琛却屡屡吃瘪,想逃又无处可逃,只能受他欺负,一时间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呆了一呆,怔怔落下泪来。

    卢琛原只是想逗一逗邱敏,不料她说哭就哭,他只当邱敏吓到了,心里不免生出几分后悔,再看邱敏脸带病容,嘴唇发白起皮,卢琛低声问道:“嘴唇怎么这么干?口渴吗?”

    邱敏自然是口渴的,但卢琛别有目地将她的饮用水全换成了马奶,她气恨之下一整天都未喝过一口,此刻早已口干舌燥。卢琛叫来侍女询问,得知邱敏不肯喝马奶,连饭也没吃后,恐她想绝食求死,心中不免焦急万分。他沉默地抱起邱敏,独自带了她远离人群,走到一旁僻静处。

    傍晚的风静静地吹,带来湿润的水气,将秋阳稀薄的温暖吹散。邱敏下意识四处张望,看见前方一片辽阔水域。

    这是哪?邱敏愣了一愣,过了一会才认出来,这地儿她来过,就是去年她经过的白洋淀。如今这里一改去年初夏时节的新绿,变得片地金黄,风过处,芦荻飞花,苇絮轻盈地漫过季节深处。

    卢琛低声说:“去年同你说过秋季再带你来这游玩,虽然隔了一年,但我也不算食言。”

    邱敏心想他去年说过什么,她早忘记了。

    卢琛又道:“你若不满我这些时日索要过多,我让你休息几日便是,你看这里美不美?我们在这玩几天,我带你水上泛舟,白日捞鱼捕虾,晚上看萤火虫。生活美好,你又何必要闹绝食?你是没有见过饿死的人,死得时候整个人都变了形。”

    邱敏眼中满是憎恨:卢琛日日辱她,一句休息几日就好像是对她天大的恩赐了!

    卢琛见她还是不肯恢复饮食,有些不能理解:“这样还不满意?你还真想一死以全清白?”

    邱敏闭上眼不看他:“今日是我为俘虏受辱,你自然说得轻松。他日若是你为俘虏受人侮辱,你还能如此轻松面对?”

    卢琛洒然一笑:“有什么不可以?太昌七年北方奚氏作乱,在边境烧杀抢掠,我父受命平叛,我当时还是一名先锋小将,也随父出征。那时我年少冲动,立功心切,于一日清晨带着一名随从私自离开军营,潜行到靠近奚人部落的地界观察敌营,结果不慎被俘。”

    邱敏闻言睁开眼望向卢琛,卢琛心有所感回视,四目相对,他的眼中没有对往事的耿耿于怀,只剩下经历岁月沉淀后的淡定从容。

    “初被抓住时,那帮奚人本要杀我,我立刻报出自己的身份,对方一听我是大将军卢膳的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