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章 神龙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61

    他长大了。《

    龙司目光看着床榻上的少年,瞬间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比起十五六岁的少年形态,十七□□岁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形态,让楚然看上去极具魅力。少年的精致美好,和青年初露的风华,在他身上糅合,使得他看上去具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真不愧是龙族和鲛人的后代,龙司心道,鲛人素来以美貌著称,不论男女皆是生的不俗。他目光扫视着楚然修长却显得瘦削的身材,眉心微微拧起,这少年并不像其他龙族那样身强体壮,看上去瘦弱的让人担心。

    这般想到,龙司的眉心便拧起,脸上神色也陷入沉思之中。

    而在下一秒,阖眼躺在床上的少年忽然睁开眼睛。

    龙司的瞳孔猛地收缩,猝不及防的脸上露出一道惊艳之色。

    只见那少年,眼眸若暗夜中的黑鸭,漆黑深幽蕴含点点星辰。脸庞精致俊美,白皙的脸上凌厉冷然,绮丽和肃杀在他身上兼具。当他睡着的时候,如同画中的美人。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让人恍惚生出一种“三千世界鸦杀尽”的感觉。

    正当龙司陷入那短暂的惊怔时,床榻上的楚然表情也是微微恍惚了一下,似乎有些未反应过来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他目光四处扫了一眼,发现这是一间陌生的屋子,再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龙司,思及前事,心中若有所思。

    他眼中的杀气逐渐褪去,脸上的凌厉线条也柔和了下来,这使得他看上去不那么尖锐和危险。他微微起身,坐躺在床榻上,修长的两腿交叠,手臂抚上了额头,轻揉了几下。

    “我睡了多久?”楚然开口味道,声音冷然略微低沉沙哑。

    龙司目光看着他,说道:“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那还好,不算太久。

    楚然抬头,黑鸦一般的眼眸看着龙司,说道:“谢谢。”

    龙司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抿了一下唇,声音低沉又恢复了那个沉稳可靠的少司大人模样,他说道:“我早说过,不必谢我,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我都会这样做。”

    楚然闻言,笑了一下,没有多说。

    他知道龙司是在撒谎,龙血这珍贵的玩意,哪能见人就给。楚然心中暗笑了一声,口嫌体直的闷骚。

    三滴龙血,让楚然病入沉疴的身体来了一次洗髓伐骨,五脏六腑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他感觉很好,从所未有的好。当初那些折磨他的病弱都一夕之间不见了,他的身体内充满了力量,体力充沛,身体轻盈。这让他有一种……没病的错觉,他感觉自己好像和正常人无二。

    这种身体充满力量和健康的感觉,让他感动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有多久,没有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他差点都忘记了,原来人还可以活的如此轻松。

    楚然起身从床榻下去,他站在龙司的面前,发现他的身高已经到了龙司的下巴,顿时心中得意,长高了!

    从一米六长到一米七,开心!

    不仅是长高了,手脚都长了一小截,这使得他的身材比例看上去修长而挺拔。骤然长高,衣不合体,手脚露出白皙一截。楚然皱眉看了一眼手臂,然后默念了一道口诀,便见那长袍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往下伸长,将裸/露的手足重新遮掩。

    楚然见状,这才眉头松开,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不愧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法衣,果真如店主所说,物有所值。

    一身墨色长袍衬得他气质肃肃若山间松柏,身材修长挺拔,宽袖长袍,风流雅致。他正直最好的年纪,少年的意气风发,和青年的风华绽露,糅合成世间独一无二的他。

    他来到龙司面前,龙司看着刚才还让你俯视的少年,变成这些这般和他比肩的青年,脸上神色发怔。

    “接下来,我们要去做什么?”楚然问他说道。

    龙司目光看着他,顿了一下,说道:“如果我们现在赶回去,或许还能赶上今日入学的最后一道仪式。”

    楚然闻言,顿时挑眉,“那我们还等什么?”

    龙司目光看了他一眼,不再言语,转身便走。

    楚然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他们穿过朱红的走廊,来到了前厅,一身红白祭司袍的龙命手中端着一个茶杯,茶香袅袅,他的目光看着窗户。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龙命转过头,嘴角含笑,红眸注视着他们,轻声说道,“要走了吗?”

    楚然的脚步顿住,他目光看着他,应道:“嗯。”

    顿了一下,他想起自己方才病发的时候做的事情,喷了龙命一脸大姨妈什么的,而且还是两次……

    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出现赫然表情,目光歉意的看着龙命,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似曾相识的话,一瞬间龙命脸上的笑容凝固,端着茶杯的手也微微颤抖,红眸中的血色越来越浓郁。

    “我发病的时候,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楚然越说越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那么漂亮的妖精他竟然喷他一脸大姨妈,造孽哟!

    然后,楚然发现,当他说完这些话后,下一秒——

    一阵风迅速从耳边刮过,楚然眨了眨眼,目光看着前方。

    只见前方窗前的长几凉席上,空无一人,只余一阵清风。

    咦——人呢?

    龙命他人呢?他刚才不还是在那里的吗?

    楚然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不要以为……”忽的,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龙命。

    他正在楚然的身后,贴近他的耳边,温热清浅的呼吸洒在他的耳后的肌肤上,“我还会上当。”

    龙命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愤恨怨怒,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怨妇啊,怨气都要冲天了。

    楚然闻言,无辜的眨了眨眼,不明所以说道:“上当?上什么当?”

    回答他的是龙命的一声冷哼。

    龙命的目光盯着这个满脸天真无辜的小子,心道,自己被那群老不死关在祖庙里几百年,修身养性还真不是白养的。竟然没杀了这个胆敢冒犯他的小子,这要是让祖庙的那群老不死知道了,非得感动的痛哭流涕不可。

    楚然后知后觉的才想起,似乎就在他晕倒之前,他好像也是挣扎的爬起来,去和龙命满怀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巴拉巴拉的,然后下一秒,病发,又喷了他一脸大姨妈。

    “……”想起了这些事情的楚然。

    楚然不淡定了,他脸上的神色有些微妙。

    这想做好人不成,反而阴差阳错的被当成了坏人,楚然内心有点小小的忧郁。

    他表情悲伤的说道:“少命大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求原谅。”

    “……”龙命。

    思及自己两次被这小子喷了一脸血,至今都难以忘记那刺鼻浓郁的血腥味,想到此处,龙命的脸上闪过一道厌恶之色,冷冷说道:“不原谅!”

    “……”楚然。

    咦,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于是,楚然朝后转身。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他的发丝擦过了龙命的嘴唇。

    龙命的表情怔了一下,鼻尖一股浓郁的药味弥漫开来。

    便只见,楚然用一种“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表情谴责的看着龙命,“既然少命大人不肯原谅我,那我就只能以身相许了!”

    “!!!!!”龙命。

    那一瞬间,龙命的心跳都停了,被吓得。

    以身相许,这什么鬼?

    “啊呸,错了。”楚然面不改色的说道,“是以命相逼。”

    “……”龙命。

    这也能错?

    白高兴一场!!

    龙命松了一口气,心跳重新恢复正常。这人一正常就喜欢想东想西,龙命觉得这要真的是以身相许其实还是不错的,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想想还挺带感呢!

    “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不活了!”楚然继续说道,这是打算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招给全使出来了。

    龙命闻言,内心顿生一股无力,他表情冷静的看着“寻死觅活”的楚然,语气平静说道:“你还是以身相许吧。”

    “……”楚然。

    这回换楚然受到了惊吓,他一脸“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表情看着龙命,痛心疾首的说道:“想不到,你竟然觊觎我的*!你这个禽兽!”

    “……”龙命。

    还是咬死他吧!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龙司,见自己兄弟的眼睛都泛血光,一副分分钟要变身大开杀戒的模样,及时阻止道,“少命,冷静点!这是长老看中的人。”

    龙命闻言,抬头血红的目光讥诮的看着他,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那小子做什么的。”

    “所以,把他放出来。”龙命语气轻蔑说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简直就像是护着鸡崽的母鸡。”

    龙司闻言松了一口气,只要你不动他一切都好说。

    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龙命语气嘲讽的说道:“我怎么舍得杀了他,打一顿就好了。”

    “……”龙司。

    小龙崽子,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离这个暴力狂远点!

    龙司连忙拉着楚然的手,对龙命说道:“我们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说完,拖着一脸还想说什么表情的楚然,赶紧跑了。

    然后呢,楚然就一边被龙司拖着走,一边回头不忘对龙命大声说道:“少命大人,我还会来看你的,你记得吃药,千万别放弃治疗!”

    “多吃点黑芝麻,黑豆!”

    龙命抱臂站在那,长身玉立,银发血眸,唇边挂着冷冷的笑容,目光讥诮的看着楚然被护崽子一样的龙司给拖走。

    等他们不见身影了,龙命才转身往前走了几步,重新坐回凉席上。

    他手端着清茶,目光看着窗户的银沙、珊瑚,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的手指一边漫不经心的敲着桌子,一边想到,黑芝麻、黑豆是什么?那小家伙特意叮嘱他,莫非是什么宝贝?

    不……少命大人你脑洞开太大,那几仅仅只是乌发的食材而已,连药材都算不上。

    **********************************************************************************************************************

    在回深蓝广场的路上,龙司拎着楚然,一边往回赶,一边耳提面命。

    说的无非就是,龙命他是有病的人啊,他发起病来连他自己都日,更何况你这个小弱龙崽子。到时候分分钟干的你不成人样,小命呜呼什么的,所以惹谁都不要惹龙命,千万别惹这个有病的疯子啊!离他远点。

    楚然听到最后满脑子都晕乎乎的,傻傻的说道:“他有病,为什么不吃药啊?”

    龙司闻言沉默半响,然后一脸沉痛的表情,说道:“他这病是天生的,治不好,无药可救。”

    天生罪孽血脉,背负一族之过,以一人之力承担天道谴责。在无尽的天罚之中,扭曲变态,变成一个报社的神经病了。

    “那就把他关起来啊!”楚然表情天真的说道,而后肃然道,“有病不是他的错,但是出来伤人就是他的错了。为了保证广大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应该把他隔离起来!等他病好了再放出来。”

    龙司的表情更加沉痛了,他说道:“关过。”

    楚然敏感的发现了其中隐藏的巨大信息量,他抬头,目光看向他。

    龙司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语气悲痛的说道:“他打破了关守他的牢笼,打伤了看守他的人,跑出来了。”

    自残引来雷劫,把关押他的龙塔给劈成两半,破塔而出,把前来阻止他的龙族打的吐血不止遍体鳞伤什么的,简直是龙族的黑历史。也是因为这样,引得祖庙的那群长老们出手,将欲离开深海前往陆地的龙命给擒住,在祖庙里关押了几百年,天天逼他修身养性,念经吃素。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几十年前给龙命逮住了机会,故技重施。龙族自立族以来就存在的祖庙,被九十九道天罚雷劫给劈的直接倒塌了一半,祖庙的那群长老吓得差点没魂飞魄散。

    无奈之下,长老们只好妥协,将龙命这个大杀器放了出来。但是,龙命必须保证他不得伤害同族,一旦对同族出手,就得被抓回去关小黑屋。

    一想到这个,龙司就觉得头疼不已,自家同胞兄弟简直太凶残了,有木有!

    活脱脱就是一个移动炮台啊!

    “……”楚然。

    也是没话可说了。

    “到了。”龙司的话响起。

    楚然回过神来,他低头看见,深蓝广场已在脚下。

    他抬头,目光朝前方看去,咦——怎么这幅情景?

    只见前方,一袭湖绿色长袍的龙青长身玉立,面容俊美肃杀,四周的风掀起他的长袍猎猎。

    傲然而冰冷。

    在他脚边四周,躺了一地的……死尸。

    那群桀骜不驯的龙族少年们,此刻都遍体鳞伤浑身脱力的躺在他脚边,活像是被蹂/躏了一百遍的黄花大姑娘一样。

    而在广场的最上方,一袭白袍的龙袖眉眼温润,表情淡淡端坐在红木椅上,手中端着一杯清茶,茶香袅袅,看上去风雅淡然极了。

    简直就像是一步地狱,一步天堂。

    “!!!!!!!”楚然。

    他脸上的表情不好了,脸色苍白,被吓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