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8章 杨柳依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日,所有同火们起床,都顶着一副深深的黑眼圈,狄叶飞原本一早起来看到自己的脸色和眼圈还有些尴尬,待一出门用早膳,发现每个人都是这样,一下子也就自在起来。

    让所有人失望的是,昨夜还一身女装的贺穆兰,今早再出现依旧是一身男人的便服打扮,半点昨夜让人惊艳的痕迹都没有了,这让她的同火们都不由得扼腕而叹。

    “老子不会画画,可惜了!”

    这是吐罗大蛮。

    “要是有一种法术,能把昨夜的火长变成画保存就好了!”

    这是若干人。

    “还好今日恢复正常,否则可以预见又是一片修罗地狱……”

    这是那罗浑。

    “呜呜呜,我错了!我居然没有抱大腿表现出我的仰慕之情!”

    这是陈节。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这是深深觉得又一次被排斥了的郑宗。

    狄叶飞和袁放在小声讨论着昨夜那件衣服和首饰的来历,狄叶飞觉得那些东西很眼熟,好像自己也有,在得知是来自北凉的首饰之后,狄叶飞立刻醒悟为何会觉得眼熟——他当然眼熟,作为高车虎贲的主将,他的战利品里也有不少是这类的首饰。

    原本想带回国后将它们换成钱的狄叶飞,突然觉得自己不怎么缺钱了。

    “阿单卓,你阿爷呢?”

    贺穆兰左看右看,发现只有阿单志奇不在,不由得好奇,“怎么把你一个人丢下了?”

    “去接胡力浑阿叔了!”阿单卓大口呼噜着从未喝过的鸡丝稻米粥,口齿不清地回答:“一大早就走了!”

    “是的,早晨骑马走的。”袁放起的最早,连忙应和,“我忘了和将军说了。”

    他们是来做客,自然来去自如,贺穆兰早上破天荒没有起大早,阿单志奇找贺穆兰扑了个空,便告知了袁放才走。

    “花将军,我看你今天高兴的很,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郑宗一边喝粥,一边用余光不停望向贺穆兰。

    “你发现了?”贺穆兰微微一笑。“想通了一些事情,所以心情好了不少。”

    她单手执箸多有不便,狄叶飞状似无意的把几个贺穆兰爱吃的小菜移到她的面前,引起她的笑意:

    “不必这样,我够得到。”

    狄叶飞也不多言,点点头,继续吃着自己的粥,安静的像是一幅画一般,内心却已经在飞快的思考着。

    ‘火长想通了一些事情,是那些事?是和阿单志奇昨夜出去后想通的吗?’

    狄叶飞的筷子一顿。

    ‘以阿单志奇的性格,定是开解了火长什么。也好,总算也是有些裨益,比火长一个人烦恼好……’

    郑宗见狄叶飞“抱大腿”,立刻也不甘示弱的夹起一筷子肉脯放在贺穆兰碗里,便放边笑:“花将军这‘圆桌’真是不错,所有人都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比分席热闹多了!”

    贺穆兰府里的“家具”早就因为这段时间纨绔的拜访而出了名,由于贺穆兰向感兴趣的郎君和女郎们推荐了木桶巷的那位木匠,现在这位木匠也有了活计,在东城又开了一家铺子,专门“私人订制”这类的“花氏家具”。

    那木匠先前还带着厚礼来答谢过贺穆兰,这时代要是弄“盗版”可不是小事情,名声尽毁就算了,弄不好还会家破人亡,尤其盗版的还算是个人物时。贺穆兰既然愿意向其他人推荐这位木匠,那肯定是不介意他推广这类家具的,所以出面收了他的厚礼,也告知他可以继续做这些家具,自己不会追究他的责任,也不会自己开什么家具铺子。

    如果贺穆兰不收他的礼,他是怎么也不敢开铺子的,正因为贺穆兰不但收了还表现出对这一块不感兴趣的样子,这位木匠立刻诚惶诚恐地跪谢过她的恩典,不但保证以后花府的家具他包了,还将新式家具都命名为“将军凳”、“将军桌”等等,算是告知别人它的由来。

    其余还好,就是“花将军塌”让人有些无语,偏偏这个脱胎于“贵妃榻”的“花将军塌”还卖的最好,似乎家中没有一座软榻都跟不上潮流似的,贺穆兰也只能掩面认了自己变成一张塌的名字了。

    此时听到郑宗夸奖这张圆桌,贺穆兰脸色更好了几分,“这是小的,还有更大的,我准备让人做个转盘,这样所有人都能夹到菜了。”

    “咦?还能这样的?”

    吐罗大蛮几人好奇,对着贺穆兰连问起“转桌”的情况,一大早和乐融融,“火长”又一次关系到所有人的“吃饭问题”,就像是回到了黑山之时。

    就在一群人就着桌子问题开始讨论时,从外面巡视回来的虎贲军气喘吁吁地进了主院,高声叫了起来。

    “将军!将军!天晴啦!那些郎君和女郎又来啦!”

    见鬼了啊!

    这是要把虎威将军府当做园子逛的节奏怎么地?

    能不能给留条活路啊!

    “又来了……”

    贺穆兰掩面长叹。

    “这饭还没吃完呢!”

    “怎么回事?”

    吐罗大蛮和若干人莫名其妙地看向陈节。

    “自从将军是女人的身份暴露之后,哪怕陛下命将军在家闭门思过,天天就有不少人‘慕名而来’,有想要跟在将军后面做‘娘子军’的,有想要拜师学艺的,还有单纯好奇女将军是什么样子的,烦不胜烦……”

    陈节说到这个就来气。

    “有些人来头太大,我都不敢出手,将军胳膊有伤,他们有的还要比试一下武艺,真他娘的……”

    他绿着脸捏紧了拳头。

    “其实都还好,就是好奇心太重。真的知交,这阵子反倒上门少了,只是书信不断……”贺穆兰说的是独孤诺等人。

    “你们且等等,我去打发了他们再……”

    “您有伤在身,哪里需要您去。”郑宗“温柔”地笑着,笑的知道他个性的袁放等人打了个哆嗦,“我们去会会这些‘好奇心重’的。”

    吐罗大蛮和郑宗不熟,但他性子直爽,闻言大笑:“这位虽然看起来文弱,性子却不错嘛!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打发他们!”

    “我也去看看。”

    若干人黑着脸站起身。“我们同火相聚,就给这些人搅和了!”

    “咳咳,那个若干,你堂姐也在。”那罗浑揉了揉眉头。“若干家那位女郎,你堂叔的女儿……”

    “六娘?”若干人脸色一绿,“她不是在家里吗?”

    “听说是你嫡母邀请她来小住,陪你快要出嫁的妹妹的。”

    “十四娘怎么也掺和了?我的天啊……”

    若干人有些要缩下去的架势。

    “我我我……我还是……”

    狄叶飞不屑地瞟了若干人一眼,对郑宗和吐罗大蛮颔了颔首,“走,我们去看看……”

    好事者立刻跟上狄叶飞,狄叶飞在花家也是熟门熟路,连带路都不用,当先领着一干同火去了。

    “喂……喂……你们温柔点!”

    贺穆兰手中粥还没喝完,三两口喝掉赶紧丢了碗追上。

    “都是好孩子,别吓着人家……”

    ***

    狄叶飞是和军府、军营都报备过的,今日原本该先去宫中向拓跋焘请罪,然而从昨日起,他心中就有一腔邪火无处发泄,这些倒霉的儿郎们正好撞了枪口,狄叶飞又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更没有兄弟姐妹需要顾及,当即就直奔大门。

    郑宗也差不多如此,只不过比起狄叶飞,他的手段要更隐蔽些,跟在狄叶飞身后的他,看起来更像是藏在暗处随时可以择人而噬的毒蛇,比起狄叶飞这朵漂亮的霸王花,袁放更担心的是郑宗又玩阴的。

    饶是他们在怎么做好了准备,一出门发现花家门口几个家仆捧着木雁,其余几个郎君在那里互相拌着嘴,顿时就怒了。

    木雁是求亲所用,就他们家火长,还轮得到这些胎毛都没干的小子来求亲?这胆子也太肥了吧!

    “你比花将军小八岁,连功名都没有一个,摆明着求娶花将军就是为了个出身的,也好意思来这儿!”宇文家的郎君对着另一个气急败坏的郎君嘲笑,“你先去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那出身也是抱着花将军大腿得的,说你胖就喘起来,别五十步笑一百步了!”被嘲笑的郎君抖了抖手中的缰绳,“我好歹长得俊俏,哪个女人不爱俊俏的郎君?”

    “是嘛?”

    郑宗踱着步子过去,伸出脸看了看正在争吵的两位郎君。

    一个俊秀,一个英朗,确实都是长相过人的郎君。

    真是好的很,好的……

    让人好想掐烂他们那张金玉其外的脸!

    感觉爪子有些痒的郑宗,在看到他们两个见到他的脸后皱起眉头之后,感觉手指更加痒了。

    “两位带着木雁前来,是向花将军求亲的?”

    郑宗笑眯眯的问。

    “你是谁?花将军府上什么时候多出一个人来?”

    宇文郎仗着跟随贺穆兰打过柔然人,摆出一副对花府了若指掌的样子。

    “你管我上门是为何?”

    “我乃陛下身边舍人,出使北凉刚刚回国的使臣,花将军的生死之交,候官令素和君的副官……”

    郑宗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脸上的伤痕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势。

    “你问我是什么人?”

    宇文再狂,也不敢得罪拓跋焘身边的舍人(过气)、白鹭官之首的副官,闻言只能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

    “见过这位使君。”

    他抬起身子,正视过郑宗之后,眼光往后一瞟,顿时愣住。

    一身戎装的狄叶飞带着不屑的轻笑站在那里,只是一眼,便足以让众人哑然。其萧疏轩举之处,让人不住侧目。

    狄叶飞的美,是有毒的。

    “不知这位是……”

    听说花将军府里最近经常有女郎想要进她帐下效力,穿戎装骑着马来的都有,莫不是……

    虽然年纪大了点,头发也莫名其妙是白的,但这般绝色……

    ‘哼哼,来向花将军求亲,还敢问别人?’

    郑宗心头一阵冷笑,哼道:“看来这位郎君是准备将木雁收回去了?”

    宇文郎听到郑宗的冷笑,整个人不由得一凛,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只是好奇怎么又多了个女将军……”

    糟了!

    有人要倒霉!

    吐罗大蛮和若干人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

    嘭!

    “啊啊啊啊啊啊!”

    咚咚咚咚。

    一阵惨叫过后,刻意打扮过的宇文郎君只觉得天旋地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唤,就被人直接丢出了花家的台阶之下,滚得全身都是痕迹。

    宇文郎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那位白发的女将军正站在台阶之上,似笑非笑地俯视着浑身是泥土的自己。

    “就这三脚猫的功夫,哪里来的自信?”

    狄叶飞伤害完他的肉/体,还要伤害他的心灵。

    “你连我一招也过不了,还想进门?”

    “你卑鄙,你这是偷袭!”

    狄叶飞颜色再好,这些权贵子弟也不是从没有过见过女人的童子鸡,被这般折辱,再多的好感也没了,当下提起袖子,就要大/干/一场。

    “我们再来比划比划!”

    “花将军骗人!”

    就在剑拔弩张之前,尖细的女人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不是说不收女兵吗?这人哪里来的!”

    “就是就是!连中年妇人都收了,为何不收我们这些年轻力壮的!”

    长得弱柳扶风,吹口气似乎都能吹跑的苗条女郎昧着良心说着自己“力壮”,引起吐罗大蛮一阵闷笑。

    “中年妇人……”

    狄叶飞脸上青筋直冒,咬牙切齿地瞪视着她。

    “没错,就是说你!你什么身份,居然让花将军为你开了后门?”那女郎气呼呼地跺了跺脚。

    “别以为你长得高就能混过去,我手上功夫也不弱的!”

    “这些人都疯了……”

    吐罗大蛮揉了揉眼,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堆莺莺燕燕。

    “老子在军中也算是一员猛将,怎么就没这么多女人上门……”

    “因为你长得丑。”

    若干人凉凉开口。

    “火长难道长得漂亮?”

    吐罗大蛮反驳。

    “看过昨夜,你不觉得火长的女装其实也能很……很……”

    若干人本来想用漂亮,结果发现用漂亮似乎不能形容,又找不到其他的词儿,抓耳挠腮了半天。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